7

创新还是停滞

迪拜—公司就像人,会变老。在初生期,它们规模很小,渴望生存,动力来自年轻的能量和新思维。它们竞争、扩张、成熟,并最终衰亡,只有极少数能成为例外。政府也是如此:它们也可能失去年轻人的饥饿感和雄心,放任自己沉迷于自满。

考虑以下事实:1955年的《财富》500强公司只有11%今天仍然存在,与此同时,保持前500强地位的平均持续时间从75年下降到15年。在这个快速变化的时代,落后就会变得不再重要——这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政府变老的国家和过时的公司面临同样的命运。它们的选择很简单,要么创新,要么变得不重要。

国家竞争力竞赛和市场中的公司竞争一样激烈。国家竞争全球化世界中的投资、人才、增长和机会,而那些被这场竞赛淘汰的国家拱手让出最宝贵的奖励:人力发展、繁荣和人民的幸福。

要避免这一命运,政府必须将注意力集中在真正重要的领域:如何成为11%能穿越几十年保持500强地位的公司。公司的生命周期应该教会政府,永远年轻的秘诀是持续创新——抓住机会,并像决定着当今世界及其未来的充满活力和企业家精神的公司那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