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教育的战争

伦敦—伊斯兰教恐怖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在尼日利亚北部绑架了200多名女学生,这令人怒不可遏。悲哀的是,这只不过是所有儿童都有受教育的基本权利这一战争的最新战役。这场战争是全球性的,因为巴基斯坦、阿富汗和索马里都爆发了类似的可怕事件。

根据全球保护教育免受攻击联盟(Global Coalition to Protect Education from Attack)的数据,过去四年来,全球学校和大学共发生了10,000起暴力袭击事件。证据是充分的,也是令人惊悚的,今年早些时候,尼日利亚约贝州(Yobe)博科圣地组织军人被疑杀害了29名男生,索马里学生被迫当兵,缅甸佛教徒民族主义者袭击穆斯林学生,敢于争取教育权利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女生被塔利班用燃烧弹攻击、枪击和下毒。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学生遭遇袭击绝非孤例;只要有恐怖主义将教育视为威胁,教室就会成为实际目标。(事实上博科圣地的字面意思是“错误”或“西方式”教育是“被禁止”的。)至少在30个国家存在武装集团有组织袭击的模式,其中阿富汗、哥伦比亚、巴基斯坦、索马里、苏丹和叙利亚情况最为严重。

这些袭击事件显著地表明,提供教育绝不仅仅是黑板、书本和课程问题。从北美到北尼日利亚,全世界的学校都需要安保计划以保证学生的安全、让父母亲和社区有信心。

在本周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我和来自商界和公民社会的同仁一道提出了一个保证存在切实紧迫的威胁的地区的学生人生安全的计划。“安全校园计划”(Safe Schools Initiative)将联合基于学校和社区的计划,采取特殊手段保护最危险地区约5,000所小学和中学的学生安全。

对个体学校来说,这些手段将包括强化安全基础设施、准备和响应方案、训练人手、以及对学生和社区成员的教育。在社区层面,将成立由家长、教师和志愿者组成的教育委员会,并组织专门开设的教师-学生-家长安全单元以应对威胁。

其他国家应对类似威胁的经验表明,让宗教领袖正式宣扬和捍卫教育是至关重要的。在阿富汗,在社区舒拉和保护委员会的合作下,德高望重的伊玛目有时会利用他们的礼拜五布道(Friday sermon)宣传伊教育在伊斯兰教中的重要性。

在巴基斯坦白沙瓦(Peshawar),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项目的支持下,著名穆斯林领袖开始谈及教育和让学生回到校园的重要性。在索马里,宗教领袖来到政府控制地区公共广播电台录制节目,也前往校园宣扬抵制招募学生兵。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在尼泊尔和菲律宾等国家,社区领导的谈判帮助改善了安全情况,并将政治排除在教室门外。在一些社区,多元化的政治和民族成分走到了一起,同意建设“安全校园区”(Safe School Zone)。他们撰写并签署关于在校园了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公约以防止暴力、学校停课和教育政治化。总体而言,签字方都履行了承诺,帮助社区保持学校大门敞开、改善了儿童安全、加强了学校管理。

放眼世界,仍有数百万儿童被排除在学校门外。这不仅是一个道德危机;更是经济机会的浪费。比如,在非洲,随着经济日渐从资源开采转向只是推动型行业,教育的重要性显露无疑。提供安全的学习机会是解决全球教育危机最根本和紧迫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