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把教育放在首位

伦敦—长久以来,全民教育在重要的国际变革运动中一直叨陪末座。如今,出于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之所以推出“教育第一”(Education First)计划的两个核心原因,教育回到了它应有的全球政策日程最优先事项的地位。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年轻人已让自己称为男生女生全民教育的最大支持者。年轻人——特别是女孩——拒绝否定机会、保持沉默,他们掀起了一场现时代人权大斗争。

Aleppo

A World Besieged

From Aleppo and North Korea to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the global order’s fracture points continue to deepen. Nina Khrushcheva, Stephen Roach, Nasser Saidi, and others assess the most important risks.

巴基斯坦年轻女孩马拉拉·尤沙夫赛(Malala Yousafzai)因为坚持女孩受教育的权利而被塔利班枪击头部,她的英勇斗争让人无法不动容。没有人不注意到巴基斯坦和其他国家纷纷掀起了支持马拉拉所坚持的运动的狂潮。

类似地,最近几个月,我们还看到孟加拉国女学生成立了无童婚区,该运动旨在捍卫女生留在校园而不被迫在十几岁就违背自身意愿成为新年。在印度,由儿童权利支持者凯拉什·沙提雅提(Kailash Satyarthi)领导的反童工全球游行(Global March Against Child Labor)救出了数千男孩和女孩,让他们免于被工厂、作坊和家政工作的奴役,并确保他们回到校园。

这些男孩和女孩奋起主张他们受教育的权利的事例让我们再也无法忽略争取基本教育的斗争。因此,各国政府如今面临着更大的压力在2015年底前实现千年发展目标(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第二号目标(“实现全民小学教育”)。

但让教育成为大部分国家政策日程核心的还有第二股全球性力量:考察国家成败原因的学者越来越多地意识到教育的重要性。多年来,学界就文化、制度、思想和资源是否是导致某些国家落后的原因争执不休。如今,越来越多的作者、研究者和决策者看到了教育和国民经济成功之间的联系。

人力资本的有效利用已成为解释为何一些国家仍陷于“中等收入陷阱”,而另一些国家可以摆脱低收入地位的重要因素。如今,评估一国人力资本的研究聚焦于基本技能、合格毕业生人力和研发专家的数量和质量。

从全世界的人才和潜力浪费角度规模看,把教育放在首位刻不容缓。有5700万儿童仍得不到教育,5亿女孩无法从她们获得了上学权利的中学毕业,7.5亿成年人属于文盲。

教育和经济成功之间的联系意味着建立高品质教育和培训也是极为重要的当务之急。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ney Global Institute)的研究,到2020年,我们将同时面临最高4000万高技能工人的短缺和最多9500万低技能工人的过剩。到2030年,全球劳动力大军将达35亿,其中大约会有10亿工人缺少中学教育,极大地拖累他们所在国家的经济前景。

因此,如果不立刻采取行动,企业可能面临巨大的技能短缺,特别是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而这些国家将是大部分经济活动的中心。事实上,索马里成人文盲率为63%,尼日利亚为39%,而在南苏丹,完成小学教育的女孩数量还不及死于分娩的女孩数量。

除非我们行动起来,否则到本世纪中叶,全球经济将出现大规模人才浪费和机会不平等。根据维特根斯坦中心(Wittgenstein Center)即将出版的《21世纪世界人口和人力资本》(World Population and Human Capital in the 21st Century)的最新数据,到2050年,马里和莫桑比克年轻成年人中将只有3%可以完成大学教育,尼日尔、利比里亚、卢旺达和乍得只有4%,马拉维和马达加斯加只有5%。而北美洲作为一个整体,这一比例预计将达60%,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16%。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这些数字暴露出一个两极分化的世界。一边是拥有教育机会的群体,另一边是缺少教育机会的群体,其巨大的潜在影响不仅在于技能短缺和经济浪费,还在于社会稳定。已故的美国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厄尔·沃伦(Earl Warren)在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该案取消了美国公立学校中的种族隔离的法律基础)中的话直到今天意义丝毫不减:“任何一个儿童,如果他被剥夺了教育的权利,那么认为他能够在生活中取得成功就是可疑的。”正如沃伦所说,“这一机会……是一项所有人都必须能够平等地获得的权利。”

我们还有两年略多的时间让基本教育从某些人的特权变为所有人的权利。潘基文秘书长和我决心在2015年12月到期日来临前的每一天都尽可能努力地保证让每一个孩子都走进校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