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为奴一百天

伦敦—今天,世界各地举行游行铭记200名尼日利亚女学生被伊斯兰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绑架第100天。自4月份她们遭遇绑架以来,全球的愤怒之情从未减弱;相反,还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场捍卫所有女孩基本权利的运动。

来自与童婚、拐卖儿童和童工作斗争的组织的宣传者,以及来自主张儿童上学权和免受威吓权的组织的宣传者在过去几天中联合展现了全球对全民教育和不存在儿童奴役的世界的强烈愿望。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但长期影响力更大的是女孩自身要求她们的权利得到认真对待。孟加拉国的女孩行动起来,建立无童婚区的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印度的女孩行动起来,开始了全球反童工游行(Global March Against Child Labor);非洲的女孩行动起来,几乎每个国家都在建立儿童保护组织。

第一个要求是尼日利亚女孩们必须被安全送还家中,并且尼日利亚学校应该更安全,免受博科圣地(其名字含义为“西方教育是一种犯罪”)的威胁。法国、英国、美国、中国和以色列提供了军事和技术支持,包括最近为针对博科圣地组织的丛林战所提供的直升机和夜视仪。在过去五年中,博科圣地组织的恐怖活动造成了5,000人死亡。

光是在尼日利亚,就有六百万女孩无法上学;放眼世界,每年有一千万女孩沦为童婚新娘,七百万学龄女孩从事全职工作。

我们已无法将女孩权利视为稳定甚至当然的进步。伊拉克立法者正在考虑将童婚年龄降低到九岁。巴基斯坦伊斯兰意识形态委员会(Council of Islamic Ideology)呼吁废除婚姻的年龄限制。印度错过了将童工列为非法的机会。

青少年对童婚和童工的愤怒日益增加,但尚未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形成气候。孟加拉国尼尔帕马里(Nilphamari)地区的无童婚区、印尼栋普(Dompu)和格罗伯甘(Grobogan)区的儿童赋权组织、乌干达的儿童权利俱乐部以及为反对童奴而战的印度Bachpan Bachao Andolan组织都不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但女孩的权利要求和她们所能获得的机会之间的巨大差距正在助长由女孩自身所领导的自由斗争。

上个月,在“非洲儿童日”(Day of the African Child),数千年轻人在埃塞俄比亚亚的斯亚贝巴举行街头游行,20多个非洲和亚洲议会要求给予女孩全民教育权。7月23日,女孩们在走上Idara-e-Taleem-o-Aagahi的贾米尔(Baela Raza Jamil)的带领下走上了巴基斯坦街头。Idara-e-Taleem-o-Aagahi所主张的正是尼日利亚女生所失去的东西:受教育权。

在印度,奇布克(Chibok)女孩在Bachpan Bachao Andolan组织的领导下日夜祈福。Bachpan Bachao Andolan组织每天都在挽救被贩卖和沦为奴工的儿童。女孩不做新娘运动(Girls Not Brides)在45个国家动员起来,提醒其遍布全球的145个姐妹组织,许多奇布克女孩将面临与她们所试图保护的女孩相同的命运。

全球年轻人正日益看到尼日利亚绑架案、印度年轻女孩被强奸和谋杀案、巴基斯坦针对拒绝接受家族安排婚姻的女孩的所谓的“荣誉杀戮”、非洲对女孩的阉割以及贩卖儿童充当奴工等现象之间的联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联合国通过世界人权宣言(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已经过去了七十年,女孩权利仍没有得到重视;因此女孩们正在采取行动让世界听到她们的声音。而仍处于萌芽状态的地方公民权利组织正在缓慢但不容置疑地与全球领导人——女孩不做新娘、自由行走(Walk Free)和学校中的世界(A World at School)等——取得联系,作为消灭童工、童婚和针对女孩的教育歧视的晋级联盟。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将出席9月的联合国大会,为这一目标设置时间表。

女孩应该坐在教室中学习,应该免受恐慌困扰,也不应该需要上街游行。这是一项基本权利;保证这项权利受到尊重永远应该成为当务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