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全民教育

爱丁堡——确保实现千年发展目标(MDG)到2015年12月让所有适龄儿童都有学上的要求其实可能性很小。近几个月加沙、叙利亚、伊拉克和尼日利亚的孩子简直可以说身在火线,实现这一目标面临多大挑战再明显不过。毕竟,兑现教育普及的承诺要求包括难民及战区儿童在内的哪怕处境最困难的儿童也能安全地接受基础教育。

学术研究表明没有哪个国家能在享受持续繁荣时避开中等收入陷阱,而不对高质量教育进行大规模投资。在今天知识经济的大背景下尤为如此,企业不仅按照有形资产、也依据人力资产来进行自我估值,而股市除评估有形资产和资本外还评估智力价值。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教育一直被视为收入、财富、地位���安全的头号保障因素。但成百上千万人一直遭到冷落和排挤,全世界有近半数儿童仍然无法接受基础教育。

可以肯定,在千年发展目标制定的最初五年,教育普及事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小学和初中入学率每年递增1.5%。如果这种态势保持下去,到2022年世界儿童入学率将达97%,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到2026年也将达到这一水平。

但2005年后发展陷入停滞。结果最贫困国家仅有36%的儿童能接受初中教育。到2030年该比例将有所提高,但也只有54%。

不出所料,农村女童教育障碍最为显著。今天,约四分之三的女童无法接受基础小学教育;2030年该比例也仍为半数。同样,今天约90%女童无法完成初中教育;而到2030年,这一比例将只有20%的降幅。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男童要等到2069年才能享受初中普及教育,而女童则需要等到2086年。普及初中教育则需要等将近一世纪,按照目前的进展速度,才能保证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所有女孩上初中。

这与全球领袖培养世界所有儿童才能的承诺很不相符。最近一项研究显示非洲在教育机会方面远远落后,以致于到2025年卢旺达、乍得、利比里亚和马拉维只有2% 30岁出头的年轻人——坦桑尼亚和贝宁这一比例只有3%——能拿到专科和本科证书。如此之低的高等教育水平不仅不可能聘请合格教师教授下一代,也无法请到接受过全面培训的医务人员支撑起医院和诊所——这种状况将导致看似无穷无尽的教育、健康、就业和贫困恶性循环永远无法被打破。

当然,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和埃及等少数非洲国家或许能扭转颓势。但就连目前非洲最先进的国家南非截止2045年最多也只有10%的青壮年能拿到专科或本科学位。

此外,在巴基斯坦,一场由玛拉拉·尤萨法扎伊领导的大胆的教育运动正使得更多青壮年得到高等教育,该国2010年的高等教育比率只有可怜的7%。但运动的收益微乎其微;即使到2045年,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也不太可能超过15%。研究预期尼泊尔将出现高等教育的快速增长,但基数低意味着2045年的水平很可能在16%左右。

就连像印度这样的新兴经济大国从2010到2045年的增长也仅有11%左右,增长后的比例仅为23%——远逊于印度高等教育机构所享有的国际声誉。同时,新加坡、韩国和日本将有80-90%的青壮年具有专科或本科学历。

期待依靠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拓展教育机会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事实上,除非人们共同努力,教育——及经济——机会的分配不公将在未来几年内进一步加剧。

但真正的差距并不在于有没有受过教育;而在于能不能接受教育。那些长期遭受忽视的民众会继续向政府和国际组织施压,直至所有人的基本教育权都受到尊重。纽约联合国大会是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数百名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集会,要求各国领导进行改革。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在全球学校大门敞开的同时,国际社会应重新做出确保所有孩子,无论其身在何处,享有受教育机会的承诺。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