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cal students give a check-up to a Jamaican migrant worker  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税收改革的健康代价

发自纽约——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12月22日签署的税收法案原本可以被当成提早送到的圣诞礼物。但对于数百万健康状况即将因此而恶化的美国人来说,这一立法看起来更像是一头耗费甚多却华而不实的大白象。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税收减免和就业法案》以三种主要方式来应对美国的医疗保健:首先它取消了针对个人的强制条款,而2010年的《平价医疗法案》(奥巴马医疗)则规定对不愿参保的人实施税收惩罚。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说法,仅仅废除这一项就会导致未来十年美国参保人数减少1300万,平均医疗保险费用增加约10%。此外取消个人强制参保可能会扰乱医疗保险市场,因为年轻健康者会选择少买保险。

其次,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该立法将在未来十年增加1.45万亿美元的赤字,这可能会导致老年医疗保健(Medicare)和医疗补助(Medicaid)等面向老年人,穷人和残疾人医疗保险项目的开支遭到削减。这些项目都已经是政府最大的预算项目之一,其规模在2016年达到了1万亿美元,占联邦预算的26%。而以削减赤字的名义对这类项目经费的任何削减都将不成比例地损害那些最脆弱的群体。

第三,该法案会降低消费者的医疗保健支出并对贫困人群和高危人群的健康状况产生不利影响。虽然法案是以“减”税的方式来宣传的,但实际上会压低约53%美国人的税后收入,同时提高最富有那5%人的收入。

根据联合税务委员会(一个在提交国会之前对税收提案进行评估的独立机构)的测算,年收入超100万美元的美国人在未来十年中将自己的年度税负平均下降12865美元。而对那些最贫穷的美国人来说,同一时期的税负则会上升。年收入不足1万美元的人每年平均加税152美元,年收入1~2万美元的人年均增负2563美元。

收入会对健康状况产生巨大的影响。 2016年在《美国医协会期刊》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收入位于顶端1%的美国男性寿命要比最贫穷的那1%多15年;而女性则为10年。新法案可能会通过拉低中低阶层美国人(其中许多人的寿命在某种程度上于肆虐该国大部分地区的类鸦片药物危机影响下已经缩短了)的收入来令这些差距进一步扩大。例如2016年的国人预期寿命连续第二年下降,减少了0.1年,为78.6岁。

由于穷人,失业者和无保险者出现类鸦片药物滥用和成瘾的比例更高,新税法使他们的健康进一步面临风险。收入下降和赤字上升可能导致医疗保险市场变得不稳定和医疗补助下降,而后者会对开具纳洛酮(一种用于逆转过量服用类鸦片药物的药物)的处方予以补助。

类鸦片药物肆虐最严重的两个州的证据足以令人猛醒。去年哈佛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近年扩大了医疗补助项目覆盖范围的马萨诸塞州于2016年避免了868个与类鸦片药物有关的死亡事件,而并未扩大相关项目范围的田纳西州只避免了11起类似的死亡事件。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医疗补助的扩大有助于增加一般患者的购买力,扩大了纳洛酮的应用范围,从而挽救了生命。”

该项税收法案的每一项不公正之处——减少医疗保险覆盖率、削减公共项目支出,减少穷人收入以及收窄获取滥用药物治疗的渠道——显然都对国民健康状况不利。而它们累加起来则会对劳动生产率产生不利影响,从而破坏整体经济增长。

有些人认为国会预算办公室对废除个人强制参保影响的初步预测过分夸大,因为许多美国人即使在没有惩罚的情况下也会购买保险。而且由于医疗补助计划在奥巴马医改下的扩张使得该计划在服务对象中更受欢迎,所以老年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的支出也并不一定会被削减。

但即使这两个假设最终被证明缺乏根据,新税收法案的意外后果仍然会威胁美国人的福祉。该法案是在没有就其对医疗保健的潜在影响进行任何有意义辩论的情况下在国会草草通过并由总统签署成为法律的。随着其各项条款的生效,政策制定者必须打醒精神。否则该法案最终会夺去一些比金钱更有价值的东西:美国人的健康。

http://prosyn.org/m3o8UjH/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