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揭穿美国的民粹主义叙事

伯克利—你不需要特别擅长倾听,就可以破解今年美国选战期间所使用的狗哨(dog whistles)。只要稍微听一耳朵,你就能理解墨西哥人和中国人正在与华尔街合作炮制蹩脚的贸易协议抢走美国工人的正当工作,而穆斯林想把所有人都炸了。

所有这些营造恐慌的伎俩要比寻常选举年更加令人害怕。它令外国人害怕,外国人只能推断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的选民已经陷入了危险的失衡。它也令美国人害怕,美国人直到最近都认为——也许是希望——他们生活在一个基于华盛顿、林肯和两位罗斯福所建立的传统的共和国中。

但更加令人不安的是这一言辞所反映的政治现实。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伯尔尼·桑德斯对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导向批评和共和党阵营的唐纳德·特朗普和泰德·科鲁兹语无伦次的大放厥词之间根本没有可比性。但是,左翼和右翼正在浮现一个共同叙事——这一叙事试图解释为何工人和中产阶级美国人的收入在过去的一代人时间里停滞不前。

不幸的是,这一叙事如果成为政策制定的基础,对于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没什么好处;更糟糕的是,它尚未受到严肃的挑战。几十年来,自身共和党政客和知识分子根本没兴趣教育美国人民关于经济政策的现实。而民主党阵营的领跑者希拉里·克林顿一直太忙而没有回应桑德斯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