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当全球化走向数字化

华盛顿—美国选民很愤怒。但尽管全球化的副作用是他们的首要仇恨对象,但当复杂的经济问题落地为汽车保险杠前的标语时,没有人感到满意——到目前为止的总统选战便是如此。

说全球化担忧毫无依据是不公平的。美国理应就全球化的影响做一次诚实的争论。但是,要想获得建设性方案,各方都需要承认一些令人不快的事实——并认识到今天的全球化与二十年前的全球化不是同一个现象。

保护主义者没有看到美国工业基础的销蚀与全球化刺激增长的原理并行不悖。但支持这一原理的证据显而易见,无法忽视。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GI)的最新研究印证了其他学者的发现:全球商品、外国直接投资和数据流让全球GDP较不存在这些流动的情况增加了大约10%。全球化所带来的增加值在2014年一年就高达7.8万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