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解决全球变暖的便宜之计

发自哥本哈根——全球变暖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将有更多人将死于高温。海平面将升高,世界上将有更多人罹患疟疾并受到饥饿与贫困的威胁。而尽管这些问题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关注,但人类目前为切实阻止上述后果所做的一切都还只是九牛一毛。尽管人们一再承诺减排,但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却仍然持续上升,

事实上,确保气候不再肆意变化是和我们每个人都利益攸关的事情。在过去,我们求助于气象学家来了解全球变暖问题。而如今人们则需要求助于气候经济学家来指点一下那些针对全球变暖的不同应对措施所可能带来的效益,成本以及可能引起的后果。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来自世界各国领导人定于今年12月在哥本哈根会面,以共同缔结一个新的条约来应对全球变暖问题。那么政要们是否应该坚持原来的承诺,继续坚持推动不太可能实现的碳排放削减计划?还是将减排计划向后推迟20年?如果我们种更多的树、减少沼气或降低煤炭排放能取得什么样的效果?而把解决全球变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一个技术解决方案上又是否明智?又或者我们要做的,只是适应一个更暖和的地球就好了?

当今的大多数政策讨论依然将重点放在削减碳排放上,但解决全球气候问题其实是有许多道路可走的。而我们的不同选择,将会导致不同的成果,付出的成本也会不同。

而解决方案的最佳组合将能在耗费最少资金的同时产生最大的效益。如今由经济学家埃里克·比凯尔和李·雷恩所发表的开创性论文则是最早——当然也是最全面的——研究气候工程学成本与收益的成果之一。人为操控地球气候原本似乎只是科幻小说的情节,但正如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首席科学顾问约翰•霍尔德伦所说的,“这想法值得看看”,而他的这一看法也得到了许多著名科学家的赞同。

比凯尔和雷恩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证据:只需对气候工程进行微薄的投入也许就能够降低全球变暖效应,而相同效果如果要通过削减碳排放来实现的话,则起码要耗费数万亿美元资金。

气候工程的有一个优势,那就是见效快。因为碳排放削减与气温降低之间的因果关系之间有显著的时间差——即使在本世纪中期成功将全球的排放量减半,但人们可能到等到世纪末都难以衡量其减缓气候变暖的效果如何。而绿色能源的廉价化和推广也将需要很长时间,要知道人类都努力了一个多世纪了,至今连全球经济电气化都未能实现呢。

有关大气工程学的许多方案都已经被提了出来。而其中最有希望的则是太阳辐射管理装置。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在允许阳光穿过的同时吸收热量,并将部分热量辐射至地表。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温室气体浓度越高,地球就越暖。而太阳辐射管理装置则能够将少量太阳光线反射回宇宙空间。只要把到达地表的太阳光线总量的1%至2%反射回去,所减少的热量就等于全球工业化之前地球温室气体所产生的总热量的两倍。

当皮纳图博火山在1991年喷发的时候,大约100万吨二氧化硫被排放到大气的同温层当中,随后与水汽共同作用,形成了一个雾状的气层并散布到整个地球——这一气��散射和吸收了射进来的太阳光线——致使地球表面温度降低长达两年之久。而我们则可以通过在同温层注入悬浮粒气体来模拟这种效应----实质上就是向同温层发射二氧化硫或煤灰等物质。

而另一个可实现的方法是将增加海洋云的白化程度,即把雾状的海水微粒喷射入云中使其能反射更多的阳光。这实际上是加速了一种自然进程——海洋中的盐分可以为水汽凝结成云的进程提供更多的凝结核。

想想看那种壮观的情景:用1900艘无人驾驶的大船,向空中喷射雾状的海水水汽使得云层加厚,就可以消灭本世纪全球变暖现象。这项工程的总成本大约将是90亿美元,而阻止气温上升所带来的收益则可以达到20兆美元。这样做等同于每花1美元,就能得到2000美元的回报。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而与此同时,气候工程的许多风险则被人们过分夸大了。海洋云的白化效应将不会导致永久的大气变化,且只在需要时才会使用。加上海水转化成云层本来就是一种自然过程。而最大的挑战则来自于公众意识。许多环保政治说客甚至反对气候工程学的研究。鉴于其多方面的益处,这样的反对实在令人费解。如果我们主要关注的就是如何避免地球气温升高的话,就应对拥有这个如此简单、高性价比且前景如此清晰的方法感到兴高采烈才对。

气候工程可以被当做一个后备选择以备不时之需,或者我们现在就可以立刻将它提上日程。在两种可能性之下,目前的危机形势都需要我们对其进行严肃的考量。因为我们正在沦落为这么一代人——徒费几十年光景为了削减碳排放而争吵,却并没能阻止全球变暖所带来的有害效应。而这将是一笔令人蒙羞的遗产——只有重新思考气候政策,才能避免留下如此恶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