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来自抗击气候变化前线的信息

发自马尼拉/圣何塞——截至4月22日,已经有代表不下175个缔约方的政要签署了去年十二月在巴黎完稿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创下了一项国际协定的签约纪录。他们对此展现出来支持令人振奋。它令我们相信创造了去年十二月这一突破性协议的前进势头至今依然未减。

但巴黎达成协议只不过是保护全球气候和世界上最易受该变化侵袭的国家的漫长道路的第一步,签字仪式则是第二步。接下来是批准程序;至少需要占全球排放量55%以上的55个国家批准该协议方能使其生效。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好消息是,这一进程已经展开。今年二月,斐济成为批准该条约的第一个国家,随后是其他三个小型岛屿国家。这四个国家都是拥有43个成员国,站在气候变化最前线的气候脆弱国家论坛组织(Climate Vulnerable Forum)的成员——其中包括笔者所代表的哥斯达黎加和菲律宾。论坛各成员国为能在巴黎达成协议而不懈争取,也将在能力范围内尽一切努力加快其生效进程。

巴黎协定为全世界提供了减缓并最终停止气候变化的最佳愿景。因为如果放任其发展的话,全球变暖将威胁我国民众的健康和安全,破坏对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同时——通过海平面的提升——令一些国家的生存岌岌可危。

但如果我们要赢得这场应对气候变化的战斗,光靠巴黎协定还是不够的。在会谈结束时由187个国家提交的,包含在国家自主贡献预案(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内的自愿减排承诺,将不足以阻止危险的气候变化。而对于那些最易于受全球变暖侵害的国家来说,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最终避免爆发灾难性的后果。

早期的计算表明,如果所有的贡献预案都能得到全盘实施,全球平均气温将仍然会在本世纪末相对工业革命前水平上升2.7摄氏度以上,也大大超出在2009年于哥本哈根其后峰会上订立并列入巴黎协定的的2摄氏度危险上限。

由气候互动组织(Climate Interactive)和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的新研究表明,温度可能升得更高——达3.5摄氏度。气候脆弱国家论坛组织一直认为,即使只存在升温2摄氏度的风险,一些国家可能也难以承受。这就是为何它努力要将温度上升幅度限制在1.5摄氏度——得益于论坛的努力,在这项内容也被涵盖于巴黎协定内。

这一看似很小的差异其实极为重要。最新研究显示这会对极端气候事件,水供应,作物产量,珊瑚礁退化,以及海平面上升产生极大且可以测量的影响。而风险最大的则是那些最脆弱的人——农村妇女,病人,长者以及婴幼儿。对于世界上那些最脆弱的国家而言,限制温度上升1.5摄氏度可不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是个生存问题。

这一目标是雄心勃勃的,而正是这些脆弱的发展中国家在致力实现这一目标。V-20脆弱国家组织的财长日前就承诺在十年内向43个市场引入碳定价机制。

我们还承诺改善财务核算机制,将气候变化的成本与气候行动的效益纳入经济决策考虑条件。哥斯达黎加刚刚批准了一项推广电动火车的法律,立法者也正在讨论鼓励电动汽车和公交车的法案。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些举措从前往往是发达经济体(而非发展中国家)的事。而富裕国家确实有道义上的责任去带头和更快地行动起来——利用其政策,科技和金融——以减少导致全球变暖的排放量。但我们也认识到,发展中国家也有责任采取行动,同时这样做可以为本国民众带来巨大的经济,社会和公共卫生利益。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无法仅靠自身去实现目标。气候脆弱国家论坛仅代表了全球排放量的很小份额。我们需要工业化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巨头加倍努力减少排放量,使全球变暖可以限制在1.5摄氏度。只有这样,才可以避免灾难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