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011年的全球风险和机遇

发自纽约——在某种程度上,2011年将会是一系列2010年趋势的延伸——发达经济体将经历一个贫血且落后于大势的U型复苏,因为企业和家庭都需要时间去修复自身的资产负债表;而得益于强大的宏观经济,财政和政策手段,新兴市场经济体将实现强劲的V型复苏。这意味着全球经济将在2011年取得大概4%的增长,其中发达经济体增长约2%,而新兴市场国家则有6%。

而在这种情况中,下行风险和上升机遇是同时存在的。在下行风险方面,其中一个最严峻的问题就是如果欧元区的问题向葡萄牙,西班牙和比利时蔓延(这种可能性极大),欧洲国家的财政危机将进一步恶化。考虑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及欧盟当前掌握的官方资源总量,他们一方面无法承受西班牙财政崩溃的后果,另一方面却又无力拯救如此庞大的一个国家。

而美国则代表了全球增长的另一个下行风险。2011年的美国将可能遭遇住宅市场二次探底、高失业率新增职位不足、长期信用恐慌、各州和地方政府预算缺口增大,以及由于联邦政府财政状况不够稳定而导致的借贷成本急升。此外由于金融机构更倾向于规避风险,所以欧美两地的信贷增长将十分有限。

在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未能及时收紧的财政政策将导致通货膨胀以及随之而来的铁腕降温政策,特别是中国的“硬着陆”风险较大。那些流入新兴市场的资金可能无法得到妥善管理,并因此催生信贷和资产泡沫。另外石油,能源和商品价格的进一步上升将对贸易产生负面影响,既减少了那些商品净进口国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同时也会增加新兴市场国家的通胀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