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全球肥胖威胁

伦敦/墨尔本—2010年,人类跨越了一个重要里程碑。据发表于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的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肥胖已成为比饥饿更加严重的公共健康问题。

根据最新版全球疾病负担研究,超过21亿人——接近全球人口的30%——超重或肥胖。这相当于营养不良成人和儿童数字的两倍半。从全球看,肥胖构成了约5%的死因。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场危机不仅是紧迫的健康威胁,也是全球经济威胁。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GI)的新研究,肥胖的总经济影响高达每年2万亿美元左右,或世界GDP的2.8%——大约相当于吸烟或武装暴力、战争和恐怖主义造成的经济损失。

而问题可能还要严重。如果当前趋势持续下去,到2030年全球将有近一半的成年人超重。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指出,“没有一个国家能在所有年龄段都成功扭转肥胖状况。”据经合组织的数据,从2000年到2013年,在196个数据源国家中,有130个肥胖率每年至少增加0.5%

这一全球趋势不仅限于发达国家。随着新兴经济体走出贫困,它们的公民也日益发胖。60%多肥胖人群生活在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快速工业化和城市化啊提高了收入,因此也提高了卡路里摄入。在印度和中国,城市肥胖率比农村高2—3倍。

事实上,证据表明发展中国家尤其容易受到肥胖影响。粮食曾经稀缺、猛然间又充足的国家,肥胖率总是会出现飙升。比如,20世纪中叶,磷矿开采带来的繁荣让密克罗尼西亚岛国瑙鲁从粮食短缺和饥饿之地变成全球肥胖和2型糖尿病最严重的国家。据世卫组织数据,2005年瑙鲁94%的男性和93%的女性超重,70%的人口肥胖。

更糟糕的是,在公共卫生服务有限的国家,医疗成本直接落在了受影响家庭头上。结果,肥胖让贫穷固化,也加剧了不平等性。

MGI评估了全球500项干预实验,筛选出74种有望解决肥胖问题的干预手段。这些手段包括补贴校园餐、鼓励步行的城市设计、改进营养标示、限制高热量食品和饮料广告,以及财政手段。

肥胖风险教育很重要,你必须为自己的健康、身材和体重负责。但所有证据都表明,依赖关于肥胖的知识和意志力不足以战胜过度饮食的进化本能。这方面的影响因为少动甚至不动的生活方式而进一步加剧。

人们需要帮助,而这意味着改变影响他们决策的环境因素——比如通过降低标准分量、改变营销策略、将城市和教育设施设计成更便于锻炼和活动等。

MGI能够收集到74种潜在干预手段中的44种的足够多的数据,评估这些手段扩大到全国范围时的影响。比如,如果英国实施全部44种干预手段,可以遏制肥胖率并帮助约20%的超重和肥胖人口在5—10年内恢复健康体重。

从长期看,降低医疗支出所获得的节约以及提高生产率所获得的收益能够超过实施干预所需要的投资。在英国,扭转肥胖趋势可以让全国医保(National Health Service)每年节约约12亿美元。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对许多国家来说,战胜肥胖需要全国乃至全球措施。唯有大规模实施连贯持续的组合手段才能取得效果。单一实体——政府、零售商、消费品公司、餐厅、雇主、媒体、教育系统、医疗服务商或个人——无法独力战胜肥胖。

对于什么才是解决肥胖问题的最佳方式,我们还没有找到所有答案。但全球肥胖率的快速上升强烈表明应该采取干预性实验以观后效。如今,全球肥胖研究投资每年大约为40亿美元,只有肥胖社会成本估计值的0.2%。我们可以——也必须——做得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