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谁有资格领导国际机构?

发自牛津——联合国正在甄选下一任秘书长,世界银行行长的职位正虚位以待,而世界卫生组织也在物色一位新带头人,其他一些国际组织也面临着类似的状况。在这个美国及其盟国之间的利益冲突伴随着中国和俄罗斯的崛起一道破坏全球合作的时代,最重要的问题莫过于该有谁来填补这些空缺。

在过去,选择合适候选人的过程反映了各国之间的竞争以及哪些人在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和媒体眼中最受欢迎的拉票角逐。虽然这显然不是最好的办法,幸而一家独大的美国愿意且能够把这些国际机构拧成一股绳,使得各方依然能实现合作。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如今,美国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捉摸不定的言论及其在支持者中鼓吹的进一步孤立主义立场令全球其他国家紧张不已,担心美国在世界上扮演的角色发生剧变。而深层次的经济挑战,英国脱欧日期的临近以及各国民粹主义政治力量的日益膨胀也让美国在欧洲盟国陷于风雨飘摇的状态,。

此外,美国及其盟国不仅缺乏巩固全球合作的意愿,甚至连去尝试的能力都没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近发表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指出,美国及其盟国占全球总产出的比值将从目前的64%大幅降至2020年的39%,而其中美国所占的份额也将从当前的22%降到15%。

对于各大国际机构来说,这意味着相互之间进行沟通,达成妥协和共识的意义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过去人们总觉得这只是国家之间的事情。鉴于许多国家中涌现出大量反建制甚至民族主义情绪,国际机构也必须对他们致力于服务的全球公众持有更加开放(和殷切)的态度。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一个更加任人唯才及公正的方式来填补在各大国际机构的最高职位空缺。而为了能公正有效地评估候选人,应推行下列五个关键标准。

首先,候选人应该有证明自己能力不仅限于界定一个任务,还要承担更具挑战性的部分——组织动员一个广泛的利益相关者联盟来实现它。例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界定关键问题方面的能力无可指摘——从海地、缅甸、巴基斯坦等国的人道主义危机到气候变化和全球贫困这类更广泛挑战等等,但他在促进各国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方面的成效是让人生疑的

其次,领导者必须能够说服各国去资助他们的组织。前非洲开发银行行长唐纳德·P·卡贝鲁卡(Donald P. Kaberuka)就成功说服各国在他任职期间将资助数目增加了一倍;而在同一时期,世界银行获得的资源仅增长了1/3。

但这仅仅是搞到更多钱的问题。组织需要把重点放在扩大其不依赖于任何特定任务的核心资源,而不是吸引更多的委托或预留项目资源。否则,他们就有可能沦为几个小型附属项目的雇工而无法成长成为实现广泛合作的重要平台。

不幸的是,近几年来全权委托资金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接管了整个系统,已经占到了几大机构资金来源的90%以上。在当前难民危机中凸显出其重要性的国际移民组织就完全依赖全权委托资金运作。要改变这一状况,各国际组织就需要一个能扮演可信推销员角色的领导,这意味着他们必须被广泛认为是诚实且值得信赖的。

国际机构高效领导者的第三个标准是强势且以结果为导向的管理风格。合适的候选人应该具备领导某机构的经验且该机构运行良好,完全实现他们最初设定的目标。应该有切实的证据表明候选人有能力将愿景转化为计划并订立衡量项目进展的明确基准点。对最近这批国际机构候选人来说这方面的能力尤为重要。

这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世界银行行长金勇(Jim Yong Kim)就因为在处理其核心举措——世行内部重组项目——方面表现不力而饱受批评。这一过程已经拖了四年,而许多工作人员也声称该项目拖低了贷款运作的效���。虽然难以评估这些言论的真实性,但一份外泄的组织内部员工调查显示最起码这一管理文化是亟待改进的。

这就与第四条标准密切相关:雇用(和留住)合适的员工。没有一个领导人可以把所有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因此选择一个高素质的团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那些在组织中工作的人都心怀不满,就不可能招聘到最有才华和上进心的员工。

除了建立一个开放,具有挑战性和互助性的文化——反映在公开(而非泄露)的内部调查中——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必须能顶住各成员国指定聘请特定高级官员的压力,因为那些人不一定会是表现最佳的候选人。此外,他们必须愿意且能够识别并驱逐原组织中那些不够格的高级管理人员。在此的关键词必须是精英主义和士气。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国际组织高效领导者的最后一个标准则是问责制。在过去几十年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联合国难民署的负责人都是在一片质疑中离任。一些领导人随后树立了更为严格的行为准则;而新领导人的责任是确保它们被执行。欢迎独立评估——并披露其结果——是至关重要的

世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强大的国际机构,而强大的机构需要那些可以在对抗气氛日渐浓厚的政府间建立共识,同时吸引足够的资源和动员优秀人才完成这项工作的领袖人物,切不可为了短期政治权宜妥协而所托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