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h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中国衰退的全球性影响

发自剑桥——当中国最终出现不可避免的增长衰退时——鉴于该经济体内部的巨大杠杆,这几乎肯定会被一场金融危机所放大——世界其他国家受到何种影响?随着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战在增长已然放缓时冲击中国,这已经不是一场空谈了。

诸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国家风险评估所列举的典型估测表明中国经济放缓将对各方面造成伤害。但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相对于美国所经历的严重衰退,中国所遭遇的急性阵痛将具备更加区域性集中且局限的特征。但不幸的是这个想法可能只是一厢情愿。

首先,该状况对国际资本市场的影响可能要比中国资本市场所拥有的表面联系所体现的大得多。不管神经过敏的全球投资者如何看待利润增长的前景,对中国增长的打击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尽管美国仍然是最终消费品的最大进口国(中国制造业进口的很大一部分都是最终出口到美欧的中间产品),但外国企业也有大量利润来自于中国国内销售。

当今的投资者也担心利率上升,这不仅会抑制消费和投资,还会降低企业(特别是科技企业)的市值,因为这些企业的估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未来的利润增长。对此中国经济衰退可能再次使局势进一步恶化。

我对常规凯恩斯主义观点表示赞同,即如果任何地方的经济出现放缓,就会降低世界总需求,从而对全球利率施加下行压力。但现代的观点则更加精妙。过去二十年来,亚洲的高储蓄率是美国和欧洲实际(排除通胀因素后)利率总体水平较低的一个重要因素,这是因为亚洲一众欠发达的资本市场根本无法建设性地吸收这些储蓄盈余。

前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将这一经过充分研究的现象归结为“全球储蓄过剩”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因此在亚洲蔓延的中国经济放缓不仅不会拉低全球实际利率,反过来还会导致其他地区的利率上升——特别是在第二次亚洲金融危机导致各央行储备大幅减少的情况下。因此对于全球资本市场而言,中国的经济衰退很可能会被证明是一场双重打击。

The Year Ahead 2019

Featuring commentaries by Joseph Stiglitz, Sri Mulyani Indrawati, Angus Deaton, Célestin Monga, Jean-Claude Juncker, and other leading thinkers. Now available for pre-order.

Learn more

对许多国家来说,对华出口放缓的状况已经足够倒霉,而全球利率大幅上升的状况则更加危险。欧元区领导人——尤其是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严峻的经济和政治形势下为维护这个在政治上和经济上都极为脆弱的单一货币付出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努力。但如果没有了政治瘫痪的欧元区官员赖以避免欧元区外围国家债务减记和重组的超低全球利率,他们的任务几乎不可能实现。

当发达国家十年前爆发金融危机时,由于债务水平低且商品价格强劲,新兴市场相对较快地实现了复苏。但如今债务水平已大幅上升,全球实际利率的急剧上升几乎肯定会使当前正在酝酿的危机蔓延到已遭打击的少数几个国家(包括阿根廷和土耳其)之外。

对此美国也难以独善其身。目前美国还能以相对较低的成本为其数万亿美元赤字融资。但是,相对较短的借款期限——如果将财政部和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结合起来,则还不到四年——意味着利率的上升很快会导致偿债费用挤压掉其他领域所需的支出。与此同时,特朗普的贸易战也有可能破坏美国经济的活力。这一举措的某种随意性和政治驱动性本质使其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至少与他自豪地废除了的监管规定一样大。而那些认为特朗普在贸易方面的立场大多是选举言论的人也要小心了。

好消息是贸易谈判在到达最后一刻之前通常都会被认为是无从下手的。在特朗普的惩罚性关税于1月1日生效之前美国和中国依然有机会达成协议。人们希望这样的协议将反映中国对知识产权的成熟态度——类似于19世纪末美国的情况,在那个高增长年代美国企业家从英国窃取专利发明可是常事

被金融危机所放大的中国经济衰退将构成2008年发端于美国并于2010年迁移至欧洲的债务超级周期的第三只脚。而迄今为止中国当局在推迟这一不可避免的放缓方面中做得非常出色。不幸的是,当经济衰退到来时,世界可能才会发现中国经济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更加重要。

http://prosyn.org/H0qpQsI/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