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1e9c0346f86fc4080df908_pa2833c.jpg Paul Lachine

全球失衡和国内不平等

华盛顿——修正全球经常项目失衡问题的正式谈判已经进行了好几年了,但在2011年,这一问题仍是世界最主要的经济问题。平心而论,全球失衡的问题如今是要比危机前有所减小了,但从未消失。现在,其中一些又出现了抬头的迹象,与此相伴出现的是众多国家的不平等性。这绝非巧合。

人们经常可以听到全球再平衡的声音,其中收支存在盈余的新兴市场——最常提起的便是中国——应该刺激内需,以便发达国家(其中最大的便是美国)可以在不威胁经济复苏的情况下减少赤字和公债。由减少国际收支盈余创造的净国外需求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正在实施紧缩政策的美国和其他高负债国家公共部门需求疲软的危险。

但是,问题并不全在于发达国家的经常项目赤字和新兴国家的经常项目盈余。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包括印度、南非、巴西和土耳其——实际上已经出现了经常项目赤字。同时,许多发达国家存在经常项目盈余:德国便是欧元区危机爆发以来经常被提到的一个,其他还有日本、荷兰和瑞典等。

To continue reading, register now.

As a registered user, you can enjoy more PS content every month – for free.

Register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everything PS has to offer.

https://prosyn.org/3C3Dhjk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