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全球治理的角色

华盛顿—全球治理能够解决大部分经济问题吗?或者,全球治理是否总是承诺得多、兑现得少,并且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国家政府应该实施的更加务实的改革上转移?在最近的评论中,哈佛大学经济学家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意味深长地支持后者。他这么认为正确吗?

平心而论,国家政策对于一国公民的影响更加直接——无论好坏。但我们不能忽视坏国家政策的全球效应,罗德里克所提出的最显著的例子是温室气体排放和传染病。“来源国”人民也许付出了代价,但我们其余所有人也要付出代价。

 “全球化”是几十年来的流行语,而全球治理的需要在近几年中诚然也有所夸大,特别是中左翼。这导致人们呼唤新措施,如“负责任的民族主义”或欧盟“政府间”——而不是超国家——决策。

这些方案带来了健康的争论。比如,我们应该重估当前的贸易协定决定体系,它更关注监管和投资问题,更少关注取消进口关税或其他进口壁垒。毫不奇怪,即使是一些自由贸易支持者也反对允许贸易集团干涉其中,授予多边合作过分的市场力量而不顾消费者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