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prasad13_AdamGaultgettyimages_mapdescendinggraph Adam Gault/Getty Images

能否阻止同步停滞?

伊萨卡—全球经济减速正在转变为同步停滞,一些主要经济体增长萎靡,另一些完全没有增长——甚至略有收缩。至少从现在看,担心全球衰退立即发生仍然有失鲁莽。但决策者对基本改革丝毫不感兴趣,采取有效宏观经济刺激的空间十分有限,因此,重振增长办法阙如。

减速的根源不难判断。持续的贸易紧张、政治动荡、地缘政治风险以及对货币刺激效果有限的担忧一直在侵蚀商业和消费者情绪,进而拖累投资和生产率增长。国际贸易流也收到了直接影响。世界贸易组织最近将其2019年全球贸易增长预测从2.6%大幅调降为 1.2%。此外,波罗的海干散指数——广受关注的基于大宗干散商品运费的贸易指标——在今年前八个月几近翻番,但此后下跌 了约30%,抹杀了贸易反弹的希望。

与此同时,全球不确定性让美元相对其他大部分主要货币保持强势。尽管美元升值给依靠出口或外国资本的非美国经济体减轻了一些压力,但也增加了公开货币战争的风险。

与此同时,并非所有指标都令人失望。劳动力市场仍然基本健康,即便是德国等萎靡经济体也是如此,家庭消费在大部分主要经济体也保持强势。此外,石油价格曾在9月份大幅上涨,让人担心会给增长带来新的负面冲击,但随后涨势消退

美国经济反映了这一分叉。劳动力市场表现和家庭消费仍然相对稳健,但制造业和服务业都在减速。与主要贸易伙伴(包括中国和欧盟)的紧张局面,以及有关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的不确定性,冲击了企业信心、利润和投资。

德国政府回避财政刺激,德国也在衰退边缘徘徊,但其他欧洲经济体略有得益。尽管贸易萎靡,但法国、荷兰和西班牙增长温和,就业稳健。但意大利经济似乎已是死水一潭,并且仍然饱受政治不确定性困扰。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日本面临多重困难,包括全球需求萎靡、消费税提高带来的弊端,以及顽固的低通胀。金融条件仍然孱弱,实体经济亦然。企业和消费者情绪低落,再加上日本结构、人口和财政方面的问题,预示着经济疲软还将长期保持下去。

与脱欧相关的不确定性仍然主导着英国。对无序退欧的担心,以及持续的国内政治动荡,让人们无法对英国短期经济前景感到乐观。英国经济活动的大部分指标都出于停滞或几乎停滞状态

诚然,发达经济体的低利率,加上最近的油价下跌,帮助了一些新兴市场大经济体。即便如此,疲软的全球需求和贸易相关的不确定性,再加上国内政策约束,仍然在制约它们的增长。

比如,中国经济显然在放缓,只是不像一些人此前因为与美国的持久贸易战而担心的那样糟糕。但中美贸易冲突看不到明确的持久解决方案,这一点始终抑制着中国的企业情绪和私人投资增长。到目前为止,人民币兑美元逐步贬值一直处于有序状态,但对增长提振有限。而尽管中国政府拥有采取更多财政和货币刺激的空间,决策者似乎乐于让增长逐步减速至更加可持续的水平,而不是刺激支出和放松信贷,以免带来长期金融和其他风险。

与此同时,印度也在经历经济大幅减速,部分原因是信贷条件趋紧和家庭消费萎靡。印度政府最近下调了公司税,放松了外国直接投资限制,而印度储备银行通过降息注入了大量货币刺激。但由于政府没有明确的经济改革愿景,这些措施不可能重振私人投资。

事实上,经济萎靡在许多重要新兴市场经济体根深蒂固。巴西最近几个月来一直徘徊在衰退边缘,贸易、就业和信心都处于停滞状态。类似地,从大部分活动指标看,俄罗斯经济也在经历零或近零增长。墨西哥2019年第二季度也录得GDP零增长。所有这三个国家的一个积极的经济注脚是私人部门信贷在持续增长。

考虑到日益增加的停滞风险,政府可能很快就将别无选择,只能采取进一步宏观经济刺激。要想取得成效,决策者必须协调财政和货币政策,同时辅之以总体结构性改革,以改善长期增长前景。但许多政府似乎缺少采取这一方针的政治意愿,因此货币政策可能将继续承担支持增长这一沉重的、日益不可持续的任务。

长期依赖极低或负利率政策让金融系统变得极度脆弱,对增长也不再有积极影响。而这一不利的权衡仍将继续存在,直到政府致力于总体结构性改革和审慎财政刺激。如果决策者无法实现这一点,同步经济停滞将一直持续——并可能带来更加糟糕的结果。

https://prosyn.org/ATORfrjzh;
  1. haass107_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_northkoreanuclearmissile Jung Yeon-Je/AFP via Getty Images

    The Coming Nuclear Crises

    Richard N. Haass

    We are entering a new and dangerous period in which nuclear competition or even use of nuclear weapons could again become the greatest threat to global stability. Less certain is whether today’s leaders are up to meeting this emerging challeng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