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elerian119_dowell Getty Images_stockmarketscreennumbers dowell/Getty Images

全球经济的好运或已耗尽

发自阿布扎比—每到12月,我一般都会回顾过去一年的经济和金融发展情况以帮助政策制定者和投资者预测2020年可能会发生什么。今年的收尾相对乐观(尤其是相比于去年同期):全球增长有望实现,贸易紧张局势有所缓解,各国央行都重申将维持超低利率并继续提供充足流动性。金融动荡得到抑制,也有理由预期许多资产类别都会为投资者带来切实回报。

而尽管人们总会忍不住想维持在当前的金融和宏观经济状况上,但这样做可能使我们在预测未来前景的过程中混淆掉一个关键因素。在短期期望的相对清晰与当人们将视线进一步扩展到未来(即未来五年)时出现的难以捉摸和不确定性之间存在着一个奇怪的反差。

许多国家都面临着可能对市场和全球经济产生深远系统性影响的结构不确定性。比如在未来五年中,欧盟一方面要尝试与英国建立新的工作关系,另一方面则要应对缓慢且包容性不足的增长所带来的有害社会和政治影响。欧盟不但必须应对长期负利率的险情,同时还要巩固其经济和金融核心。只要欧元区的体系架构依然不完整,不稳定的风险就会持续存在。

此外,在未来几年中,表现明显优于其他许多经济体的美国将决定是否继续与世界其他地区脱钩——这一进程可与其在全球经济中心的历史地位背道而驰。

还要考虑中国的发展进程。随着全球经济越来越变得像是对增长的拖累而非福音,中国可能面临过分高估自己的风险。对短期刺激措施的严重依赖与对其所需长期改革的追求日益格格不入,而其地缘政治野心以及区域经济和金融承诺(包括“一带一路”倡议)的耗费也有增无减。最重要的是,在未来五年中,中美这两个全球最大的国家经济体将在试图确保自身利益并避免全面对抗的过程中面临越来越少的选项。

这种不稳定性让其他国家的经济,金融,体制,政治和/或社会前景蒙上了阴影。当今的宏观经济和地缘政治不确定性将放大那些原本因技术破坏,气候变化和人口结构变化而加剧的不确定性,也将令人们对全球经济和市场的正常运作机能和适应力产生质疑。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这种不确定性程度在数十年的全球化背景下显得尤为明显。近年来借助广泛遵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所带来的稳定性大幅减弱,各国央行抑制金融动荡并为实体经济争取时间的能力也已大大削弱。

如果不加以控制,这些中期结构性趋势将为更大程度的政治和社会分裂打下基础,并加深长期去全球化的阴影。如果说还有哪件事是跟全球经济和市场都无关的,那就是跨境经济和金融关系的长期且不断深化的破裂。如果这样一个新范式真的实现,当前的贸易,投资和货币紧张局势将加剧并蔓延到国家安全和地缘政治领域。

上述不良后果并非不可避免(至少现在还不是)。我们仍然可以通过持续实施可以促进更强且更具包容性增长的政策去避免它们;恢复真正的财政稳定;同时建立更公平,更具信用(但仍保持自由)的国际贸易,投资和政策协调体系。

但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近期的政治运作。进入2020年政治家们将获得一条有利路径使其可以启动一些可以将短期积极前景延伸到中长期的政策。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已经消退,金融状况极为宽松,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也有所放松。但是这些幸运的境况可无法永远持续下去。

不幸的是,这类可以改善和厘清中期前景的政策动作不太可能发生。美国即将进入紧张而分裂的大选年。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正处于艰难的政治过渡之中。欧盟身陷英国脱欧和其他地区分裂状况。面对增长放缓和香港抗议活动的持续,中国政府忙于巩固权力。主要(也是市场参与者很少指出的)忧虑在于未来五年中,全球经济和市场状况可能需要恶化到接近危机水平才能促使国家,地区和多边政治体系拿出适当对策。

而幸运之处在于,我们还有时间可以采取行动以防止最坏设想状况成为无法摆脱的现实。让我们祈祷我对当前政治瘫痪状况的忧虑是错误的。只要还有时间,政策制定者就有机会遵循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2017年10月所提出的建议——“未雨绸缪”。

https://prosyn.org/LedNcnR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