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全球失衡颂

新加坡—最近几周,关于大幅增加全球投资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的声音十分响亮。前美国财政部张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主张公共投资是真正的免费午餐,IMF总裁克里斯汀·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指出如果世界经济要想“克服新平庸”就必须提振投资。

这些评论认为世界处于投资不足状态已有多年。事实上,根据IMF数据,当前全球总投资率为世界GDP的24.5%,接近长期区间的上限。问题不在于总投资不足,而在于中国一国占总投资规模比例过大这一事实。

中国占世界投资比从1995年的4.3%飙升至今年的25.8%(估计值)。相反,美国的比重在1985年见顶(36%),如今下降至不足18%。日本的比重下降更加剧烈,从1993年的峰值(22%)减少到2013年的5.7%。

中国主宰着全球投资,这是因为其10.5万亿规模的经济有近一半用于储蓄和投资。但这一投资率有可能在未来5—10年中大幅下降,因为中国已开始以新基础设施为荣,许多部门的制造产能出现了过剩,并且正在试图将经济活动转向服务业——服务业的投资要求较低。此外,中国人口的快速老化一级级工作年龄人口的下降也将减少长期投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