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outh Korean Employee picks up an imported wine bottle Park Ji-Hwan/Getty Images

终于迎来了好时光?

伦敦 – 2017年2月,我写了一则乐观的评论,题目是《令人惊喜的全球经济恢复力》(The Global Economy’s Surprising Resilience)。这篇评论令那些只看到西方国家——包括特朗普刚刚发表了就职演说的美国——阴暗面的人感到震惊。

The Year Ahead 2018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and policymakers examine what’s come apart in the past year, and anticipate what will define the year ahead.

Order now

如今,近一年过去了,以我三十年的全球金融市场经验,我认为经济状况并不那么明白。

从积极的一面说,我在去年2月所列出的六个周期性指标仍然保持强劲,其中一些甚至比当时还要好。一项关键指标是韩国月度贸易数据。2017年,韩国出口增长了15.8%,为1956年有数据以来的最大涨幅。此外,出口增长是在特朗普威胁要退出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并挑动与朝鲜的对峙的情况下实现的——对预测全球贸易萎缩的人来说,这是一记重创。

我在一年前怀疑,过去几年的全球贸易减速可能是因为欧元危机和商品价格下跌导致的,因此是暂时性现象。如今,这两件事都已经成为过去,全球贸易似乎也已经重拾升势。

当然,很多事情将取决于贸易势头能否得到保持。尽管韩国12月贸易表现令人印象深刻,但仍与预期略有差距。我们需要观察2018年能否保持强势。

另一个关键性周期指标是制造业和服务业月度采购经理人指数(PMI)调查,包括存货和销售的基础次级指数。这方面的表现也令人瞩目:全球许多国家PMI调查结果为多年来最好。

这其中包括美国,我认为其供给管理协会(Institute of Supply Management)的制造业指数一贯准确并可以作为基本现实的表征。这其中也包括欧元区,欧元区PMI调查数据为2000年以来最高值。

就连英国月度PMI调查也表现得动力十足,尽管与其他西方国家仍有差距,这最有可能是英国退欧的影响。如果全球经济环境持续改善,那么英国可能选择了退出欧盟的最佳时机,尽管退欧必然会带来一些遏制增长的副作用。

至关重要的是,中国的关键数据也表现向好,特别是服务业和国内消费的长期增长。我仍然相信,这两个因素不但将给中国带来巨大影响,也会给全世界造成很大的不同。许多国家希望不仅仅向中国出口大宗商品和制造业投入品,世界各地的公司也在努力进入中国巨大的国内市场。

总而言之,预测2018年全球GDP增长将达到或超过4%是可信的。如果卖方预测者在未来两个月中进一步提高预测数字我也不会感到意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几乎肯定会在春季年会(如果不是更早的话)上调高预测。

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对2018年全球经济局势感到乐观呢?首先,作为金融市场“老兵”,我常常会担心强烈的共识。尽管许多2017年的老生常谈担忧最终证明只是无稽之谈,但这并不意味着经济风险已经消失。

和一年前相反,人们日益接受全球经济比他们曾经设想的更强的现实。但如果增长继续加速,美联储可能会比市场预期更快地提高利率。其他主要央行,特别是中国人民银行、欧洲中央银行以及日本银行,也可能会扭转无与伦比的宽松货币政策。

平心而论,如果全球经济真的正在回归相对高而稳定的增长,那么货币政策紧缩未必是有害的——甚至可能比等待更强烈的通胀信号出现危害更小。尽管如此,世界主要经济体享受异常慷慨的货币政策已经十年之久——日本则要更久。最终,没人真的知道提高利率会有什么后果。

对我来说,我怀疑生产率增长会在不少国家加速,这将证实货币政策调整的合理性,也让升息变得更加能够容忍。但这只是一个预感,基于我对英国、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暂时工资和生产率数据的解读。

最后的担忧是,尽管尚未完成整个周期,全球情绪已经从担忧政治风险转变为忘记,尽管许多政治风险仍然相当巨大。美国在中东和朝鲜半岛的拙劣领导力所可能造成的后果不容忽视;而欧洲则仍然面临着长期挑战。我一贯相信,至少对于金融投资者,所有人担心所有事要比少数人替所有其他人担心要好。

尽管如此——也更重要的是——只要金融条件不因为今天的周期性强势而变得过度紧缩,这个十年剩余时间中的全球经济表现有望比几年前所有人认为的更加强劲。

http://prosyn.org/w923yaU/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