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公共健康编成地图

西雅图—二十五年前,大人口公共卫生的状态就像是医生试图治疗没有得到确切诊断的病人。导致短寿和大面积受苦的病痛没有得到严格的追踪。

当时,不同疾病的初衷良好的主张者发布死亡统计,以此招徕资金和关注。但当这样的做法越来越流行时,总数比给定年份的实际死亡人数还要多好几倍。而即使决策者拥有准确的数据,也常常只包括致死原因,而不包括影响生活质量的疾病。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艾伦·洛佩兹(Alan Lopez)和我在1990年启动了全球疾病负担(GBD)项目。决策者需要关于世界最大健康威胁以及它们如何随时间、年龄段和性别的不同而不同的信息,以便他们确保所有人都有机会获得最长寿、最健康的生命。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PS premium content, including in-depth commentaries, book reviews, exclusive interviews, On 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and our annual year-ahead magazine.

http://prosyn.org/kMT7aZm/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