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ERIC J. BROWN/AFP/Getty Images

全球老龄化和财政偿债能力

坎布里奇—各国政府的退休人员支持计划都陷入了麻烦,原因是寿命预期越来越长和退休人员与纳税人数量之比越来越高。随着不利的人口趋势不断地增加养老金和医疗资金的财政负担,这个问题将在未来多年中继续恶化。

美国的这个问题与众不同,因为美国的社保资金的“信托基金”体系将在资金耗尽后形成一场危机。尽管到了那时,美国的选择将与其他政府所面临的选择有所不同,但避免美国危机的政策对于面临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来说也十分重要。

先来看看美国的体系如何运行:根据法律,工资税被全部专门用来为退休福利提供资金。雇主和雇员各自支付6.2%的现金收入,个人最高现金收入基数为128,000美元,随平均工资水平每年上涨。这些税收资金被存入社会保险信托基金(Social Security Trust Fund),投资于政府债券。

个人有权利从67岁开始根据终身工资税缴纳额领取退休金,最早可以在62开始领取退休金,最晚从72岁开始,各自根据精算结果增减退休金数量。每年退休金金额随个人平均终身收入上涨,具体的算法令退休金与过去的收入之比随收入上升而下降。

由于人口老龄化,退休金总水平比税收额增长更快。2010年,社会保险税收收入为5,460亿美元,总支出为5,770亿美元。此前所积累的债券的利息收入为1,080亿美元,因此信托基金的总规模增加了760亿美元。六年后的2016年,税收收入将达6,790亿美元,而退休金总支出将高达7,690亿美元。因此,将出现900亿美元的现金赤字,几乎等于当年利息收入,这意味着信托基金规模将保持相对不变。

2016年以来,退休金支付便超过了税收收入加利息,导致信托基金余额下降。放眼未来,社会保障局(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精算师测算信托基金逐年下降的趋势将会持续,直到2034年耗尽。到那时,信托基金将不会有任何利息收入。由于退休金只能从信托基金中出,因此将缩水至当年税收收入水平。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如果国会不修订法律,精算师预测退休金将在2034年立即减少21%。或者,为了避免21%的缩水,税收必须增加26.5%,从总共12.4%提高到近16%。

很难预测未来国会会怎么做,但我很难相信大部分议员会支持退休金水平降低21%或雇主和所有雇员支付的工资税增加26%。

最有可能的替代方案是用一般所得税收入维持退休金水平。这需要个人税率提高大约10%。这一策略将把社会保障计划的负担转移给收入较高家庭,他们占了个人所得税的大头。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中左翼政客不试图避免未来社保危机。

2034年的危机可以通过增加标准社保退休年龄加以避免,美国在1983年曾经这么做过。当时,社保资金陷入了困难,国会两党同意逐渐将标准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到67岁。此后,该年龄个人寿命预期增加了三年。现在,国会可以投票将标准社保年龄再逐渐提高三年,从67岁增加到70岁。67岁的寿命预期大约为17年,因此,将全额退休金的标准退休年龄提高三年可以减少17%的终身退休金支出,几乎足够抵消因税收收入下降而导致的缺口。如果根据寿命预期增加的精算结果每年调整年度退休年龄就更好了。

应对退休金成本增加的另一个策略是不再实施现收现付制,增加基于投资的成分。退休信托基金将不再把12.4%的公司税收入投资于政府债券,而是将其中一大部分投资于股票组合,就像企业退休金所做的那样。信托基金将会更快地增长,从而避免危机。

尽管在信托基金体系中,如果基金耗尽,就会产生危机,但避免这一结果的方法有助于其他实行现收现付制的国家——提高全额退休金领取年龄,或在现有体系中加入股权资金。越快实施变化,财政状况就会越好——未来退休金也会越可靠。

http://prosyn.org/Pe4FbvB/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