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切实地控制疟疾

许多国际援助计划都以失败告终,其原因在于它们的设计不当并且/或者过于复杂。其结果是穷人没有得到所需的帮助,而富国的纳税人对他们援助资金的使用也失去了信心。

比较说明问题的一个案例是疟疾的控制。如果富国采用更简单且更实用的战略来帮助非洲迎战疟疾,那么它们就能够拯救上百万非洲人的生命并在它们的国民中建立积极有效的支持。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疟疾是由一种特定种类的蚊子所传播的致命疾病。它依赖于温暖的气候,所以主要是一种热带病。非洲真可谓是特别不幸,因为它不但有高的温度,还盛产容易传播疟疾的蚊子。其结果就是非洲因疟疾而死的人数占全球的90%--其中还包括每年约200万儿童。

然而就算在非洲,疟疾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可以预防并完全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得到治疗的。到目前为止,疟疾控制的努力还远远不够。预防的最佳方式是现代的防疟疾蚊帐。这种蚊帐经过了杀虫剂处理。这些蚊帐为睡眠中的人们提供保护,能够驱散或杀死在夜间叮人的蚊子。这种蚊帐能够减少人们被蚊子叮咬的次数,并减少染上疟疾的几率,但却不能根除蚊子。如果人们在使用蚊帐之后还是被蚊子叮咬,他们就需要在疟疾症状出现的头几个小时里得到治疗。

解决疟疾的问题面临两个主要的障碍。首先,非洲的穷人负担不起经过杀虫剂处理的蚊帐和适当的药物。许多人不得不服用廉价的药物。而这些药物不会产生疗效,因为疟原虫已经对其产生了抗药性。其次,非洲的乡村居民缺少汽车、卡车等交通工具,所以他们不得不走上好几英里才能到达卫生所。被疟疾感染的小孩在被母亲送到卫生所时往往已经死亡或已陷入昏迷。

如果富国的政府们以实际的方式来思考疟疾的问题,并承认它是一个全面的紧急事件,那么它们就可以支持简单而实用的解决方案:蚊帐和及时可得的药物。富国就会从生产蚊帐的公司购买产品,并与非洲各国的政府合作将蚊帐免费分发给每一个非洲家庭。他们还会与非洲各国政府合作以确保在每个村庄都能便捷地获得适用的药物。

富裕的捐助国有10亿人口,而在非洲进行全面的疟疾控制—免费向所有非洲人发放蚊帐并为每一个村庄提供适用的药物—的费用约为每年25亿美元,也就是说富国的国民每人只需捐出2.5美元。

但富国却偏偏采取了失败的战略。富国的相关组织,如美国国际发展署试图将这些物品卖给极度贫穷的国家(虽然以很低的折扣价),而不是免费发放。这一政策反映了一种短视的促进市场发育的雄心,而不是直接的,压倒一切的治病救人从而消除经济发展瓶颈的目标。其可悲的结果是绝大部分非洲地区极低的蚊帐使用率,因为贫穷的人们缺乏获得这些物品的购买力。

其次,捐助国政府没有能够推广确保在整个非洲大陆上的每一个村庄都能得到特效药的简单方式。各捐助机构制定了导致这些村庄年复一年不能及时得到药品的复杂采购体系,而不是按各国的预计需求运送药品。

诺华公司领导下的制药行业却远远走在了这些机构的前面。诺华公司同意以成本价出售这些药品。可尽管该公司产能巨大,但捐助机构却没有能够预订、购买和运送足够量的药物。

疟疾控制现在面临日益紧迫的形势,同时也有了新的希望。疟疾正在扩散,而新的科学证据显示当HIV感染者同时感染疟疾时就更可能将HIV病毒传染给他人。但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疟疾是一场必须应对的灾难。美国总统布什启动了一个帮助15个非洲国家控制疟疾的新计划,并史无前例地在12月主持了一场白宫峰会以争取私营部门的支持。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无独有偶,中国政府、世界银行和伊斯兰发展银行最近也宣布了加大援助疟疾控制力度的计划。一项名为“不再有疟疾”的新民间计划也正募集资金以发放防疟疾蚊帐。

非洲各地的人们都表示如果我们为他们提供切实的帮助,他们将会全力配合。世界的安全,包括生活在富裕国家的人们的安全依赖于国际社会证明它可以对所有困苦中的人们提供援助的能力。如果切合实际并急人所急,那么援助就能够创造奇迹。疟疾控制就能够再为我们上一堂拯救世界的示范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