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德国怎么了?

罗马—意大利也许是当今“欧洲病夫”,但它绝不是唯一一个要吃药的国家。相反,强大如德国,似乎也有着心腹大患。

诚然,意大利可以说是病入膏肓了。在过去二十年中,年GDP增长平均只有0.46%,政府债务稳步攀升,至今总量已超GDP的130%。失业率持续高企,投资江河日下,银行部门积重难返。

同样令人担忧的是,育龄女性数量自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来减少了近两百万。受过大学教育的活跃工作者比例水平在发达经济体中间叨陪末座。

考虑到这些情况,意大利和饱受危机摧残的希腊并列欧元区过去三年人均GDP增长最疲软国家一点都不令人惊奇。令人惊奇的是德国名列倒数第三。德国财政状况良好,积累了大量盈余储蓄。其单位劳动力成本竞争力也很强,劳动参与率处于历史最高水平,并受益于欧洲其他国家熟练劳动力的持续稳定流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