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严肃财政纪律,德国恐徒劳无功

普林斯顿——全世界的公共赤字都在激增。为了救助受金融和经济危机冲击的银行和企业,各国政府要负担高昂成本。当前需要凯恩斯式的经济刺激,也已是普遍共识。与此同时,政策制定者也在日益急切地寻找“退出策略”。他们知道赤字财政不能永远搞下去,但他们不想明说,这种痛苦的“退出”会从何时开始。

德国却是个例外,不是说它没有扩张政府开支,而是说它在谈到未来的时候开门见山,显得特立独行。德国政府采取了一个特别坚决的方针来对付赤字,还试图敲定一套退出策略。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曾经批评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的“量化宽松”政策,说它实质上允许央行把各种政府和非政府债务货币化。德国政府还通过了一个宪法修正案,规定到2016年,政府赤字不得超过GDP的0.35%,到2020年则要彻底消除。

不论是攻击央行过度宽松货币政策的论调,还是限制政府举债的政策,在德国都很得人心。可是全世界的经济学家,包括德国的经济学家,则广泛认为那是无稽之谈。

默克尔并非第一位对货币政策和政府债务持强硬立场的德国政治家,她也不是招惹国际舆论批评的第一人。早在20世纪70年代后期,全世界都面临滞涨风险的时候,德国总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固执地跟英、法、美国的领导人说,他们搞赤字财政是错误而危险的。他坚信滞涨的解药是“赤字国家摆脱赤字”。但他之后几任德国领导人觉得施密特当初有点自以为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