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欧洲的经济集体思维

法兰克福—在最近的欧洲央行防止欧元区分裂措施合宪性听证会上,德国宪法法院主席安德里斯·沃思库勒(Andreas Vosskuhle)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除了一名德国专家的证词,非德国经济学家一致明确谴责欧洲央行的直接货币交易(OMT)吗?

当然,也有德国经济学家(更不用说总理默克尔的政府了)支持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的政策。但是,德国(也许还有荷兰和芬兰)经济学家中的压倒性多数支持欧洲央行置身欧元区危机事外。这是个财政问题,典型的德国经济学家会如此评论,货币政策不会有帮助;相反,激活货币政策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当然,要不是货币和财政政策之间的界线因为危机而变得模糊的话,所有人都会支持这一点。但盲目坚持原则对于欧洲央行来说是危险的选择。在2012年时,这意味着接受所谓的“重新计价风险”——欧元区崩溃的经济学说法。

尽管如此,欧洲央行通过实行OMT制度在没有经过相关国家议会批准的情况下康了德国(和其他北欧国家)纳税人之慨,让他们来负担援助的潜在义务。那么,到底援助了谁?事实上,典型的北欧纳税人似乎支持过度持有南欧债务的典型的北欧银行相关利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