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offe5_Stefan Sau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_nord stream 2 Stefan Sauer/picture alliance via Getty Images

德国的“空管道”逻辑

汉堡 —“北溪二号”项目(Nord Stream 2)是一条几乎完工的、从俄罗斯直接通往德国的管道,建造它其实并不是为了获得廉价的天然气,而是关系到个人利益和两国的国家利益。

这条横跨波罗的海的输油管道让美国、欧盟与德国成了对立面,德国国内对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批评声也越来越大。如果仅仅涉及到气体分子,这个项目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曙光。那么,是为什么呢?

时间回到2005年,当时格哈特·施罗德(Gerhard Schröder)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在施罗德卸任总理之前达成了协议。在将权力移交给默克尔后不久,俄罗斯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本质上是克里姆林宫的附属公司)任命施罗德为北溪管道项目(Nord Stream AG)股东委员会主席。2016年,施罗德升任“北溪二号”项目高层,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成为了“北溪二号”项目唯一的股东。

从那以后,施罗德就成了普京孜孜不倦的指路人。“我这样做是为了德国的利益,”他不厌其烦地重复道,“因为它以合理的价格确保了能源安全。”

事实上,德国和西欧并不需要“北溪二号”项目。自2008年达到峰值以来,油价已经下跌了一半以上。随着越来越多的新气田投产,尤其是地中海地区的气田(更不用说北美了),在此期间天然气价格下降了近五分之四。鉴于越来越多的可再生能源涌入市场,天然气过剩的情况也不可能只是暂时的。

目前已经有13条管道从俄罗斯通往欧洲,输送了大约25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北溪二号”将增加欧洲对俄罗斯的依赖,但其中有更多问题存在风险,这是因为该管道绕过了乌克兰和波兰。对普京来说,乌克兰这个前苏联共和国理所当然地属于祖国“罗迪纳”(即“苏联”),而他已经抢到了两片地区:克里米亚和顿巴斯地区。同样,他认为,波兰这个前卫星国也应该成为俄罗斯势力范围的一部分。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北溪二号”使普京能够通过剥夺两国的过境费和打破乌克兰对管道的控制来削弱两国的实力。2020年,乌克兰通过运输大约500亿立方米天然气赚取了30亿美元的费用。“北溪二号”可以抽出大约同样数量的天然气,而这则是一个巧合。施罗德所属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策略将使普京能够对乌克兰(和波兰)施压,而此时乌克兰政府正在拼命抵抗俄罗斯对其本已疲弱的经济所施加的压力。

当施罗德让他的朋友普京添足他每年9.3万欧元(合11.3万美元)的微薄的官员养老金时,他并没有真正为德国或欧洲考虑。真正的难题是默克尔。当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告诉她,“你必须停止向普京购买天然气”时,她并没有让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德国官员发誓说:“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完成这条管道。”

大概在默克尔的心目中,能源供应不是最重要的。这不是关于天然气和金钱的“低级政治”,而是国家谋求权力和地位的“高级政治”。不管德国人和俄罗斯人如何频繁相互争斗,两方持久的联系可以追溯到俾斯麦(Bismarck)时期,俾斯麦曾告诫过中部国家一句著名的话:“永远不要切断与圣彼得堡的联系。”换言之,要与德国东翼的巨人保持和平。

虽然现在受到北约的庇护,但德国一直在通过实行和解,或者至少是保持善意中立来向俾斯麦表示敬意。凭借对权力的敏锐判断力,默克尔并未对俄罗斯天然气趋之若鹜,而是坚持德国外交的经典规则。

即使是在冷战时期,西德也通过用钢管换取苏联的能源来对抗尼克松、卡特和里根这三位美国总统。但在20世纪70年代的全球石油危机期间,经济上可能有意义的东西现在只证实了俾斯麦的警告:不要惹恼俄罗斯人。

然而,如今默克尔正处在一个新的舞台上,这不仅仅是因为供应过剩和需求减少,而是因为工业世界正在转向太阳能、风能和更高的生产效率。突然间,默克尔成了“孤军作战”,不仅是美国、英国和紧张不安的东欧国家希望将“北溪二号”作废,就连法国人也转而反对这项协议。

依靠核电供能,法国就不再需要俄罗斯的天然气了。它更担心的是德国的“特殊关系”和俄罗斯对欧洲的长期阴影。就在本月,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威胁说,如果欧盟实施新的制裁,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将破裂。

此外,默克尔在自己的地盘上还面临前所未有的阻力。就连著名的基督教民主党同僚和主张和平的绿党也开始反对普京。部分自由派媒体也是如此,它们通常将矛头指向帝国主义的美国。

为什么呢?答案就两个词:阿列克谢·纳瓦尔尼(Alexei Navalny)。面对他迄今为止最危险的对手,普京表现得太过火了。克里姆林宫谋杀纳瓦尔尼的未遂行为,以及现在又对他判处长期监禁的举措,都让德国的政治阶层感到震惊。在民主政体中,道德上的反感胜过了默克尔式的现实政治。

默克尔操纵着的德国陷入孤立状态。但明智之举是“北溪二号”将会完工。在只剩下100英里的情况下,人们无法相信一个价值100亿欧元的项目会被掩埋在波罗的海的沙地之下。最终,德国人不会冒犯俄罗斯人,美国现任总统拜登会比特朗普更容易处理德国问题。

谈判和交易已经启动。德国正在向拜登抛出一些诱人条件,承诺提高对德国液化天然气终端建设的补贴,这些终端将接收美国液化天然气。德国还誓言将努力制定新的规则,确保天然气继续过境乌克兰。波兰将获得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资金。有传言称,如果俄罗斯违反国际法和人权,德国将关闭“北溪二号”项目。因此,拜登总统,请解除制裁吧。

协议终将达成。但谁来与能源市场“谈判”?供需法庭可能会做出最终裁决:不需要另建一条管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北溪二号”可能就会在波罗的海下腐烂掉,成为贪婪和愚蠢的纪念碑。

Translated by Zhang Peiqi from Intellisia Institute

https://prosyn.org/vtJ34F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