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欧洲会不会接受德国领导?

柏林——权力真空已经随英国退欧公投、意大利总理马特奥·伦齐在全民公投中失败并随后辞职以及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在西方和欧洲各国形成。值此欧洲必须做出重大集体经济及外交政策决策之际,国内问题却吸引了法、英、西班牙和意大利等欧盟大国的注意力。因此,德国总理默克尔及其政府面临着挺身而出、领导欧洲的越来越大的压力。

尽管德国希望展示其领导力,但仍然需要欧洲伙伴的妥协及参与。德国的批评者可以说德国本应对其他成员国的政策建议更加开放,但针对德国的很多抱怨其实并不公平——而且往往自私自利。

例如,有人指责德国政府为应对2008年金融危机而放弃欧洲团结。但尽管德国的措施有时来得太晚,而且有时思虑不周——比如德国的“临时希腊脱欧”计划——但德国政府也通过了若干救助计划,同意建立欧洲稳定机制和一家欧盟银行联合体。更重要的是,最沉重的财政负担由德国背负。

有人指责德国不同意承保欧元债券,并反对成立转移支付联盟。但这些说法往往并不诚实:像法国这样的成员国希望共担风险,但却不愿交出足够的经济决策权力。德国政府和民众对维护欧元可持续发展、包括构建财政联盟所必需的深层次融合比多数国家都秉持更为开放的态度。但为实现这一目标,所有伙伴国都需要在共享政策主权和共担风险方面取得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