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sters wave German flags, alongside a banner saying 'Rapefugees Not Welcome' Sascha Schuermann/Getty Images

德国灵魂之战

斯德哥尔摩—德国前总理科尔逝世一年后,这个他领导了十六年的国家似乎陷入了一场要不要追随他的遗产的斗争。

对科尔来说,德国的历史和在欧洲的核心地位意味着它决不能只追求让自己成为大国。在科尔看来,德国是欧洲邻国数量最多的国家,不可不顾这一重要性。相反,德国应该支持欧洲的概念:所有国家,不论大小,都感到同样安全。

自2015年秋难民危机爆发以来,科尔的欧洲愿景受到了打击。默克尔继续强调在欧盟内部协调移民和难民政策,但德国国内越来越多的声音要求采取让其他欧盟成员国承担后果的单方面行动。

表面上看,今天德国国内的争论是是否应该对已在其他欧盟国家注册的寻求庇护者关闭大门,基督教社会联盟(CSU)的联邦内政部长霍斯特·希霍夫(Horst Seehofer)认为应该如此。但在更深的层次上,德国的问题是它应该自说自话还是寻求共同的欧洲方案。

在这个身份政治的新时代,关于移民的争议已成为德国灵魂之争。去年9月,德国另类选择党(AfD)成为20世纪60年代以来第一个进入德国联邦下议院的极右翼党派。接着,在现任执政大联盟成立后,AfD又成为第一大反对党。现在,在巴伐利亚地区选举即将在10月份开始之际,它又在将CSU推向右翼。

这些德国国内的发展趋势与整个欧洲的趋势一致,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党通过拒绝欧盟层面的方案、要求关闭边境而赢得选民支持。在意大利,民族主义的联盟党(League)与民粹主义的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组成执政联盟发号施令。在奥地利,极右翼的自由党(Freedom Party)以执政联盟成员的身份对移民政策说三道四。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如果你听一听这些党派的口风,你会觉得难民和移民正在不受阻碍地涌入欧洲。但尽管在2015年和2016年巴尔干国家确实已成了寻求庇护者从叙利亚逃往德国和瑞典的“高速公路”,但在土耳其同意收留难民以换取欧盟金融援助后,这条路径事实上已经关闭。尽管中地中海国家的难民状况频频登上新闻头条,但从北非渡海而来的移民数量在去年其实已经大幅下降

尽管如此,移民仍然是整个欧洲的热点问题,这是一开始的移民危机冲击导致的结果,其余波仍在选民脑海中不断回响。政治是感觉游戏,而不是原始数字游戏。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党成功地勾勒出一幅欧洲陷入重围的图景。

在当前政治环境中,如果德国把难民送回奥地利,则奥地利几乎肯定也会把他们送回意大利。但这将让欧盟回到曾经的状态,寻求庇护者不在到达意大利时注册,将他们遣返也将变得更加困难。不可避免地,这一局面将演化为暴力混乱,欧盟成员国彼此构陷,民粹主义者登上中央舞台。

相反,科尔的德国会考虑政策中的欧洲因素,并据此制定政策。它不会把它的国家问题甩给小邻国,因为它认为它们安全问题就是它自己的安全问题。

民族主义势力对科尔的愿景的批评的波及面远不止于移民争论。受到影响的不仅包括德国在欧洲的角色,也包括欧洲一体化的未来。抛弃科尔的遗产的德国将在一夜之间成为深刻不确定性的来源,而不是欧洲中心的定海神针。在西方已经面临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德国总统特朗普等人的打击的情况下,决不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平心而论,眼前的危机最有可能通过一系列不完美的妥协解决——既有欧盟层面的妥协,也有德国执政联盟内部的妥协。毕竟,这就是欧盟通常的运作方式,希腊主权债务危机也是这么解决的。

问题不可能止于此。德国对面对科尔的遗产的踯躅代表着一个趋势,比任何一个单一问题都要大。但难民争论如何在未来几周内发展将揭示许多关于德国未来方向——以及欧洲的未来——的信息。

http://prosyn.org/M8uZiB2/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