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德国罪恶的界限

慕尼黑—本月是德国和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50周年纪念。德以双边关系诞生于纳粹种族清洗欧洲犹太人之时,如今已经进入稳定阶段。但德国年轻人对大屠杀的记忆已经日渐模糊,再加上以色列国际形象的破坏,这些构成了两国“特殊”关系的官方定性的挑战。

以色列国父、以色列与德国和解的缔造者大卫·本-古里安(David Ben-Gurion)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务实主义者。他明白,建设对德关系——包括有助于提升以色列能力的赔款——极大地有利于确保以色列的生存。

当然,赔款——从1952年开始——也符合德国的利益。在二战后重新赢得国际合法性的最佳办法莫过于公开弥补纳粹所犯下的暴行,并与全球犹太人和解。

但建立完全外交关系的理由并不那么充分。德国总理艾哈德(Ludwig Erhard)政府担心这样做会影响到德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进而影响保持公平中东政策的目标,因此一直不同意以方建立完全外交关系的压力,直到1965年才有所改变。即使在1965年,德国的中东政策仍反映出德国对以色列安全的责任必须与保持其在该地区事务中立立场的措施相平衡的国内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