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扶助欧洲罗姆人

布达佩斯—放眼欧洲,数百万人经受着失业和长期经济停滞的后果。但没有哪个群体受到的冲击能与罗姆人相比。

欧洲生活着一千多万罗姆人,大部分集中在巴尔干地区和欧盟最新成员国,特别是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斯洛伐克和匈牙利。真正令人震惊的是,自从他们中的许多人称为欧盟公民以来,他们的生活条件实际上恶化了。与此同时,几乎在欧洲所有地方,多数人口对罗姆人的态度都变得更有敌意了。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这两个趋势是相互强化的:边缘化催生蔑视,反之亦然。摆脱这一困境的唯一办法是投资于教育,这将产生巨大的社会红利。比如,考虑一下,在上述诸国中,罗姆人要占新晋劳动力大军的20%以上。

好消息是我们知道如何将罗姆人小孩武装成社会的生产力大军成员。我的基金会活跃于罗姆人教育领域已超过25年。在此期间,我们教育了一小群年轻罗姆人,他们保持着自己的罗姆人身份,但仍能打破交际圈中对他们的敌意偏见。

2005年,我们与世界银行合作成立了罗姆人教育基金(Roma Education Fund,REF)。REF时刻准备着帮助全欧洲国民教育当局改善罗姆人小孩教育质量。事实上,目前该计划每年能接触到10万多学生,包括1 600多名获得奖学金的大学生。

但与问题的严重程度相比,这些数字是远远不够的。一半罗姆人处于适学年龄,并且人口增长速度超过了REF的能力范围。REF的年度预算只有1 200万欧元,其中一半由我的基金会出资,但我们发现很难为REF找到更多的可靠资金源。这是不可接受的。REF所发展的计划应该得到来自政府的扩张、欧盟的帮助,并让所有欧洲的罗姆人小孩得到资助。

欧盟委员会通过其结构性资金起到了极大的帮助作用,覆盖了与让罗姆人融入欧洲相关的80%的额外成本。不幸的是,剩下的20%难以得到动员,因为整个欧洲都弥漫着反罗姆人情绪。

为了打破这一消极刻板印象,罗姆人小孩必须通过教育培养身为罗姆人的自豪感。这就是REF所做的事。事实证明,受过教育的罗姆人不再适用于刻板印象,从而能够融入主流人群,但大部分人的敌意依然存在。如果REF所发展的方法得到了一般化的应用,在打破刻板印象方面应该远比现在做得好。

但光有教育是不够的。罗姆人还必须能够找到工作。持续的解决方案要求欧洲建立起罗姆人工作阶层。在这里,私人部门也要有所作为。来自欧盟委员会和我的基金会的专家正在开发展示性项目,让职业学校在读罗姆人青年获得私人部门实习机会。

罗马尼亚已经有了面向多数群体的类似计划,教育部长普里科佩(Remus Pricopie)承诺将该计划朝罗姆人开放。我敦促其他政府也采取类似的措施。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平心而论,欧洲存在罗姆人问题,而且正在恶化。但这一问题及其恶化之势所反映的是根深蒂固的敌意和持久的忽视。

事实上,欧洲受过教育的罗姆人每天都在向世人证明这个问题完全是可以解决的。但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而欧洲的经济复苏刻不容缓。相反,考虑到罗姆人人口的增长,欧洲长期繁荣取决于能否逆转当前趋势——并且从现在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