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非洲透明计划

科纳克里——2010年12月,我在首次真正开放民主的选举后当选几内亚总统。我认为我所继承的是国家而非政体。我们的经济是一片废墟、我们的人民全世界最为贫困,几十年的腐败、独裁和暴政削弱了我们的政治制度。

但我的国家原本不至如此。几内亚拥有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中包括储量居世界首位的铝土矿和等级最高的铁矿石。

让资源服务于几内亚民众而不是少数肆无忌惮的国际矿业公司和政客需要挑战几内亚政界和商界根深蒂固的腐败。但腐败的铲除往往非常缓慢,而且充满变数。归根结底,挑战既得利益无疑是艰巨的任务。

流氓势力在几内亚等国造成的损害与发达国家不可同日而语。不透明和随处可见的经济腐败不仅导致税收流失和竞争缺位,还腐蚀政治进程,对我们的新兴民主构成破坏。这种状况可以阻碍改革,诱发最近影响我国的政治紧张局势和可悲的暴力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