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国家安全盲点

华盛顿—— 艾琳·索特曼注意到某种令人不安的趋势。 几个月来,战略对话研究所的高级反极端主义研究员痴迷地研究了加入伊斯兰国(ISIS)的130多名西方女性的履历。 索特曼及其团队注意到,这些女性并未穿过土耳其去往伊斯兰国设在叙利亚的总部,而是直奔利比亚境内。 因为女性在伊斯兰国所扮演的角色主要与繁衍后代和巩固领土有关,索特曼推断出的原因是:“伊斯兰国不仅要在利比亚建立战斗部队,而且还要在那里建国,”她解释说。“我们抢在安全机构意识到之前就指出并强调了这个问题。”

对索特曼而言,投入时间和金钱来思考伊斯兰国男女运动的差异并不是“为了性别平等。 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现实的安全问题。”

这是个激进的想法。 思考男性和女性可能行动、思考或采取对策的不同方式绝非仅仅为了达到政治正确的目的。 它实际可以帮助我们制定更好的政策并找到新出现的威胁。

但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众多决策者似乎仍然无法理解同时研究女性和男性的行为模式可以提高他们的分析能力并改进他们所提出的措施。 新美国基金会最近开展了前所未有的研究,以了解在近二十年的研究、数据宣传已明确展现性别与国家安全之间存在某种关键联系后,美国官员在制定政策时是否会考虑上述因素,以及是如何考虑的。 答案简言之是基本不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