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国家安全盲点

华盛顿—— 艾琳·索特曼注意到某种令人不安的趋势。 几个月来,战略对话研究所的高级反极端主义研究员痴迷地研究了加入伊斯兰国(ISIS)的130多名西方女性的履历。 索特曼及其团队注意到,这些女性并未穿过土耳其去往伊斯兰国设在叙利亚的总部,而是直奔利比亚境内。 因为女性在伊斯兰国所扮演的角色主要与繁衍后代和巩固领土有关,索特曼推断出的原因是:“伊斯兰国不仅要在利比亚建立战斗部队,而且还要在那里建国,”她解释说。“我们抢在安全机构意识到之前就指出并强调了这个问题。”

对索特曼而言,投入时间和金钱来思考伊斯兰国男女运动的差异并不是“为了性别平等。 而是为了更好地理解现实的安全问题。”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是个激进的想法。 思考男性和女性可能行动、思考或采取对策的不同方式绝非仅仅为了达到政治正确的目的。 它实际可以帮助我们制定更好的政策并找到新出现的威胁。

但美国和世界各地的众多决策者似乎仍然无法理解同时研究女性和男性的行为模式可以提高他们的分析能力并改进他们所提出的措施。 新美国基金会最近开展了前所未有的研究,以了解在近二十年的研究、数据宣传已明确展现性别与国家安全之间存在某种关键联系后,美国官员在制定政策时是否会考虑上述因素,以及是如何考虑的。 答案简言之是基本不考虑。

这就好比近视者选择不戴眼镜来观察新的环境。 忽略性别差异对政策有效性的影响是鲁莽和冒险的。 许多国家,包括美国在内,都只停留在嘴上说说而已。 近80国已经通过一项执行联合国安理会第1325号决议的国家行动计划,该决议全面制定了女性参与安全政策方方面面的蓝图。 但上述行动计划并未转化为对政策性别差异效应的积极思索。

根据我们的研究,决策者认为他们正在克服性别盲点,因为更多女性正加入到决策队伍中。 据认为,让更多女性进入到决策小组能自动让性别因素融入到政策当中。

这种假设仍然有待证明。 恰恰相反。 以德国的难民��移民政策为例。 虽然德国制定了国家行动计划,在全球性别差异指数排行榜上排名第11位(根据性别平等水平来给各国排位),并拥有一位强势女总理和有史以来首位女性国防部长,它起初仍然未曾考虑过其国内政策可能会对男女造成不同影响的问题。

比如,多数由政府主办的难民庇护所并未提供区分性别的浴室和厕所——这对来自保守伊斯兰环境的女性不啻具有灾难性。 同样,政府针对移民的强化语言课程也没有考虑到没有托儿服务女性就无法参加的问题。 最终,这些失误导致上述政策就整体而言不那么有效,并且可能为德国带来长期的安全后果。

我们的访问还表明某些决策者仍盲目认为性别盲点具有积极意义:他们认为不考虑政策可能产生的性别影响有助于在更大程度上营造性别平等的氛围。 但几十年的研究表明包容和平等不应意味着忽视弱势群体与主流群体之间的差异。 一位受访者告诉我们政客关注机构的研究者,“政策往往会对男性和女性产生同样的后果。”“我自己说这番话的时候都禁不住感到犹豫。 我不知道这个结论究竟是基于什么——难道我只是在重复企业的宣传词?”

其实政策后果对男性和女性往往不尽相同,部分因为他们往往在机会和资源的获取能力上存在很大差异。 但决策者往往声称缺乏关于不同影响的数据,特别是缺乏可以用于制定国家安全目标的数据。 “很难按照性别影响来制定政策,”某人说。 “在这方面更加擅长的是人权和援助组织;我们的[国家安全]工具做不到那么细致。 通常当涉及到性别和教育数据等问题时,你只能以讲故事的方式来衡量成功问题。

但大量的研究成果证实了性别与安全间的确存在联系。 Data2XWomanStatsInclusive Security仅仅是众多机构中的一小部分,它们以在全球数据库中搜集这种不同性别的数据和研究并提供无可辩驳的实证证据,证明女性状况与国家实力、稳定、腐败、繁荣和其他许多指标密不可分为己任。

换言之,衰弱、动荡、腐败和贫穷的国家妇女地位低。 大多数决策者的结论是强化清理政府和促进经济增长能够提升女性地位。 但如果因果之箭运行的方向相反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与决策者不同的是,伊斯兰国不会等待更多数据,而是利用性别不平等来协助自身的招募和运营工作。 在妇女被视为二等公民的社会里,伊斯兰国能够更轻松地利用似是而非的女性赋权宣传来进行女性招募,比如有一幅画画着一位身着长袍的女性,宣传词是“蒙面女孩...因为我值得。”一旦女性效忠组织,她们就能躲过怀疑,更轻松地通过安全检查站;绝大多数安全官员和决策者仍将女性视为暴力冲突中不具威胁的受害者。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国际决策者也必须在与伊斯兰国的斗争及所有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的背景下思考性别问题。 当然,让女性参与决策非常重要。 但同样重要的是全体决策者探讨不在场也永远不可能在场的那些女性的问题。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