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改革燃料定价正当时

美国剑桥—世界油价在过去十年中波动剧烈,而在去年下跌超过50%。其经济效应对石油出国来说总体为负,而对石油进口国来说总体为正。但间接经济影响如何?如果我们关注环境和其他外部性,那么我们是应该希望油价上涨(因为这会遏制石油消费)还是油价下跌(因为这将遏制石油生产)?

答案是各国应该同时追求这两个目标:降低支付给石油生产商的价格提高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办法可以是降低石油和石化产品补贴或提高税收。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利用下跌的石油价格实施了这方面的改革。如今令人意外地接近能源自给、因此宏观经济效果总体平衡的美国也应该赶上来。

想想这一点:美国公路和桥梁破败不堪,全国交通基础设施需要投资和维护。但美国国会可耻地一直逃避为联邦高速公路信托基金(Federal Highway Trust Fund)提供资金并为它奠定可靠的长期基础的责任,原因就在于如何出资问题得不到解决。显而易见的方案——也是经济学家长期呼吁的方案——是提高美国汽油税。联邦汽油税自1993年以来一直维持在每加仑18.4美分,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但在7月30日,国会只采取了为期三个月的临时措施,自2009年以来第35次回避此问题。

一条一般的规则是,如果政府只有一个政策工具,那么只能实现一个政策目标。化石燃料定价是这一规则的一个显著例外。首先,从降低石油部门补贴或提高石油部门税收中获得的资金可以用于降低预算赤字或投入合意的支出(如美国高速公路建设和维护)。与此同时,石油消费的降低将减少交通拥堵和事故,遏制局部空气污染及其负面健康影响,以及减少导致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排放。燃料税能够比其他大部分措施更有效地实现这些环境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