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khrushcheva119_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_putinerdoganpipeline Mikhail Svetlov/Getty Images

普京的权力管道

莫斯科—过去一年来,有关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陷入艰苦斗争——乃至政治灭亡——的预言都变得越来越频繁了。经济学人杂志最近发表的一篇名为弗拉基米尔·普京糟糕一周文章仅仅是其中一例。但要说正确仍然要首推普京传记作者兼纽约时报记者史蒂芬·李·迈尔斯的言论:“普京,”迈尔斯曾一再对我说,“总会是胜利者。”

也许说“总是”并不十分准确。今年俄罗斯经济预期仅增长1%,因为出口多样性滞后、大规模资本外逃,以及该国于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后因西方制裁而导致的低水平外资流入。结果导致普京的支持率已经从2014年7月吞并克里米亚后83%的最高点有所下降。

但61%的俄国人仍然对普京的表现做出了正面评价。多数民主领袖要想得到这样的公众宠爱只能是做梦。例如支持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人仅有43%都不到。事实上,导致特朗普不受欧洲、中国、土耳其和其他国家欢迎的同样那些缺乏连贯性的好斗政策却因为拱手送给普京一系列的战术胜利而助推了他的声望。

例如,美国在叙利亚缺乏有效参与已经把土耳其推入了俄罗斯的怀抱。尤其是在2015年10月,美国从土耳其东南部撤出了爱国者导弹,部署这些导弹是因为土耳其向北约盟国呼吁,抵御来自邻国叙利亚的导弹威胁。2017年,美国提出向土耳其出售爱国者导弹,但却拒绝出售底层技术。

因此土耳其转而与俄罗斯达成了一项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武器协议,尽管其北约伙伴国对此倍感愤怒。(除普京的支持率外,美国自封的交易大师特朗普应当羡慕其俄罗斯同伴的谈判技巧。)为报复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导弹系统的决定,美国已经威胁制裁并阻止土耳其获取F-35隐形战机,同时暂时停止土耳其参与修建该型号战机的项目。

但土耳其知道,是俄罗斯而非美国在主导叙利亚冲突,并将主导该国潜在有利可图的重建计划,这导致在叙利亚问题上与俄罗斯结盟的吸引力远超美国。令双边关系更上层楼的是,普京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即将启动连接两国的土耳其溪燃气管道。

Subscribe now
Bundle2020_web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俄罗斯还启动了与中国的大规模新建燃气管道项目,该项目横跨30年,价值4,000亿美元,而且正在就另一项目进行谈判。在这个问题上,特朗普政府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其针对中国激烈(但却自欺欺人的)贸易战,尽管两国不久前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仍极有可能继续——制造一个普京很快就能抓住的有利可图的机会。

据普京表示,上述管道计划使双边“能源战略合作从质的方面达到了一个新水平”,并支持向着与中国主席习近平共同制定目标所取得的进步,那就是“实现到2024年(也就是普京“最后”总统任期结束的那一年)实现双边贸易额达到2,000亿美元的目标。”也许他希望这样的接触成果可以强化其地位,使其继续掌权,无论继续担任总统抑或担任另外一个职位,比如手握更大权力的安全局长。

普京刚刚在与乌克兰相关的另一个天然气问题上赢得了胜利,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Naftogas)刚刚收到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解决2017年斯德哥尔摩仲裁判决的一笔29亿美元的付款。这笔金融结算其实是两家企业更大规模交易的组成部分:这是一项从1月1日开始的5年计划,通过乌克兰管道将俄罗斯燃气输往欧洲。乌克兰国家石油天然气公司还同意撤回针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另一场诉讼。

尽管落入普京掌控的恐惧助长了2014年将乌克兰亲俄总统亚努科维奇赶下台的抗议活动,并直接导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及俄罗斯支持的分离主义势力接管乌克兰东部——但独自对抗俄罗斯的恐惧更大。而且因为乌克兰陷入到特朗普刚刚结束的遭美国众议院弹劾以及即将在参议院受审这一风暴的中心,将美国视为合作伙伴就更加不可靠。

这并不意味着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将向俄罗斯投降。他同意与克林姆林交换乌东长期战争的200名战俘——这是今年第2次战俘交换活动。最近达成的管道协议同样可以被视为乌克兰的胜利: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此前一直坚持这份协议仅为期一年,因为它已经拥有穿越波罗的海抵达德国的北溪1号管道,而且将很快修完北溪2号。

但俄罗斯谈判代表放宽了立场,也许部分希望缓和北溪项目所遭到的抵制。上述抵制包括2020年美国国防预算规定对参与北溪2号项目的企业实施制裁,因为美国认为北溪2号管线将使俄罗斯拥有对美国欧洲盟国太多的筹码,而且对参与土耳其溪项目的企业也是一样。

不仅俄罗斯希望北溪管道取得成功。俄罗斯天然气的主要接收国德国认为,该国能源政策应当由欧洲决定,而非美国。当一家瑞士承包企业顺从地(也许并不情愿)停止工作以回应制裁时,德国人立即表示他们会另想办法尽快完成这项工作。

俄罗斯官员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指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已经安排了其他企业随时准备接手。“没有什么值得担心,”梅德韦杰夫总理称,尤其鉴于与乌克兰的天然气运输协议已经达成了。就像中东和中国一样,普京知道,欧洲与美国关系的紧张时刻是强化其与邻国地位的理想时机。

普京可能并没有拯救俄罗斯经济的长期战略,但他的管道政治已经取得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外交政策胜利。这种策略可能会给他带来足够的声望,从而使其长期的连胜策略得以继续。

https://prosyn.org/xGpp8mHzh;
  1. guriev24_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_putin broadcast Peter Kovalev/TASS via Getty Images

    Putin’s Meaningless Coup

    Sergei Guriev

    The message of Vladimir Putin’s call in his recent state-of-the-nation speech for a constitutional overhaul is not that the Russian regime is going to be transformed; it isn’t. Rather, the message is that Putin knows his regime is 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 – and he is dead set on keeping it ther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