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道歉并不容易

堪培拉——道歉、或者拒绝道歉再次成为新闻,让人们再次怀疑道歉在解决国际争端中所起的作用。及时并真诚的致歉在缓和个人紧张关系中所起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但道歉是否适用于外交领域?

近期的某些事件中,道歉问题不过是恼人的插曲,比方说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要求美国为去年底意外造成平民伤亡道歉——之后才能,这一点非常奇怪,允许美国继续为阿富汗和他本人提供保护(不难理解,美国拒绝了他的要求)。

但有些情况下付出的代价也非常惨重。去年11月来印尼和澳大利亚的双边关系就已经跌落至数十年来的低点,苏西洛·班邦·尤多约诺总统因澳大利亚拒绝就窃听他(和他妻子)的私人电话道歉而倍感愤怒。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2月参拜靖国神社重新撕开了日本邻国从未愈合的伤口,靖国神社供奉着日本战争死难者,包括1978年来最臭名昭著的战犯。邻国认为日本对发动侵略战争及犯下战争暴行缺乏忏悔。而这无疑让日中之间因为对东中国海尖阁列岛/钓鱼岛针锋相对的主权要求本已令人忧虑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