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美国财政改革博弈

纽波特海滩—听起来绝对是个好主意:用公开的大威胁迫使吵得不可开交的政客妥协和让步。呃,到目前为止这一招并不管用,而已经很大的赌注倒是变得更大了。

我说的不是欧洲债务危机,要解决它还得靠更多的合作和责任共担,不管是在欧元区各成员国内部还是债权国和债务国之间。我说的是美国的复杂财政状况——这个问题相当飘忽不定,最近,评级机构穆迪公司威胁说,如果国会不能在中期财务改革问题上取得进展,那么明年美国可能失去顶级信用评级,让这个问题更加戏剧化了。

在被自作孽式的2011年夏债务上限闹剧弄得很受伤之后——这场闹剧不但破坏了经济增长和就业创造,还进一步损害了美国人对其政治制度的信心——美国国会和奥巴马政府终于认识到理性、慎重的财政改革办法的必要性了。为了增加这种改革的可能性,他们同意立刻削减开支、增加税收,只要关于全面财政改革计划的协议不对此问题作出新安排,就会立刻实施(即“财政悬崖”)。

至少从纸面上看,这一大威胁——其中包括最高可达GDP的4%的大规模财政紧缩——应该与华盛顿是激励相容的。毕竟,没有政客愿意在历史上留下在失业仍然高企、收入和财富不平等性不断加剧、创纪录的美国家庭陷入相对贫困时让经济重新打回衰退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