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hingya Refugee Muslims Participate in Early Marriages Allison Joyce/Getty Images

童婚的代价

发自纽约——童婚的代价已是人所共知;在世界各地,儿童新娘往往比稍晚结婚的女性受教育程度更低,而贫穷率以及遭受性暴力的可能性则更高。但当我们把童婚的经济影响添加到这一冗长的账单上时,最终得出的数字更是令人震惊不已。

根据国际妇女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的数据,终结童婚可以节省出数十亿美元的年度福利开支,到2030年时总共为全球节省超过4万亿美元。简而言之,世界已经没必要多花钱让童婚制度继续延续下去了。

许多国家的政府已经认识到这一点。例如在印尼,童婚的经济影响已经为长期增长预测带来了负面影响,而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也誓言要取缔这一做法,对于一个有14%的女孩都在18岁生日之前结婚的国家来说,这堪称一项重大承诺。

但在大多数儿童婚姻盛行的国家,变革的步伐还不够快。虽然孟加拉国到赞比亚等国都讨论过各种战略, 但那些已经证明可以有效降低童婚率的方案——例如改善女童获得保健、教育和就业培训的机会——仍然面对着资金不足的困境。如果希望终结儿童婚姻不仅只停留在政治话题层面上,那么各项整体性战略就必须得到财政承诺的支持。

无可否认,童婚的挑战是极为艰巨的。今天, 全世界约有1/5 女孩在18岁前结婚或处于某种非正式关系之中,而这些女孩中的大多数会在成年前成为母亲。在世界上童婚率最高的尼日尔,76%的女孩在有资格获取公民投票权前就已经完婚。而在那些童婚发生之处,女孩们在婚姻决定中往往没有发言权。

而好消息则是现在已经到了解决这个全球问题的最佳时机。由于儿童婚姻的经济代价已经明确,各发展中国家政府正开始加紧处理这一问题。而为了推动这一变革,富国必须加入到这场斗争当中,而让他们参与的下一个机会正在迅速到来。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在 5月31日, G7 金融和发展部长将在加拿大举行系列会议的第一场会议, 讨论如何可以更公平地分享经济增长。这些会议将为下周更广泛的讨论铺平道路,而届时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将主持整场G7峰会。

特鲁多声言会在今年的会议上将两性平等作为一个关键主题,而我们无疑也对他的关注表示欢迎。但我们也认识到,除非 G7 部长们用专门的资金与他们的言论相匹配,否则首脑会议的崇高承诺将大打折扣,而世界各地的儿童将继续承受早婚的不公平待遇。

终结童婚需要政治远见、创造力和金钱。但这只是一个开始;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才是必不可少的。虽然教育对女孩的未来至关重要,但仅仅建设学校和雇佣教师是不够的。为了实现充分的赋权, 女孩需要获得安全、优质的教育, 使她们有信心和技能去取得成功。而实现这一目标将需要长期的介入和参与。

如果世界上的那些富裕国家能将这一问题列为高度优先事项,那么必定能获得巨大收益。例如世界银行预测如果尼日尔可以禁止童婚, 它将节省下每年17亿美元的福利支出。孟加拉国的年收入和生产率将提升48亿美元,而尼日利亚的福利节余将达76亿美元。

各国政府正开始在降低童婚率方面取得进展;事实上, 进行童婚的女性数量正在逐年下降。不幸的是变化还是发生得太慢了。如果世界未能在这方面大幅加速推进和扩大相关投资,人口的快速增长将逆转当前所取得的成果, 儿童新娘的数量将再次增长。

女孩们本可改变世界,但如今一些她们无力控制的状况限制了她们的潜能。当 G7 部长们在本周和接下来的会议上会面时,他们将讨论的一个主题是“投资一个可以服务于每个人的增长”。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将这一目标转化为现实的最好方法是解决一个产生巨大代价的社会顽疾——而这也不仅仅是为了女孩,更是我们所有人。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prosyn.org/j6WZ7L5/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