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富豪峰会?

布里斯班—在11月布里斯班二十国集团峰会前的一次华盛顿正式晚宴上,出生于澳大利亚的传媒大亨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向各位部长级人物宣讲了社会主义和大政府的危害。默多克向来是澳大利亚碳定价的反对者,也是顽固的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反对者,他大声赞美紧缩和最小监管的好处,抨击社会安全网的消极作用。

各位部长是来华盛顿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的,会上他们将尝试克服差异、为即将到来的峰会建立共同基础。但是,默多克的言论表明,很难形成关于可持续包容性增长的共识。

默多克的评论与他的朋友、澳大利亚总理阿伯特及其现任政府所表达观点一致。比如,1月份阿伯特在达沃斯的会议上令人震惊地宣称全球金融危机不是因为不受监管的全球市场导致的,而是因为治理过度导致的。对于过去几年一直为金融部门过度收拾残局的各位财政部长来说,这真是前所未闻。

从这些评论中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澳大利亚为何拒绝将气候变化和包容性繁荣列入布里斯班峰会日程。比如,刺激全球增长本身已是一个足够艰巨的挑战,即使不考虑包容性或环境可持续性也是如此。IMF的悲观增长预测证明了这一点。许多决策者认为,澳大利亚担任二十国集团主席国是一次重振和精炼该集团刺激全球增长、创造就业岗位和提高生活水平的使命的机会。二十国集团财政部长已将2018年年度增长目标定在2%,并且正在筛选900余份结构性改革方案以实现这一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