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htar2_ Artur Widak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_covid business closed Artur Widak/NurPhoto via Getty Images

G20债务计划仍嫌不足

伊斯兰堡/波士顿/伦敦—从人道角度讲,COVID-19危机来得真不是时候。最贫穷国家面对气旋、山火、旱灾,实现发展目标已经令他们焦头烂额,而世界距离减缓全球气温和海平面上升、投资于气候韧性发展只剩下了十年时间,否则将面临灾难性后果。

发达经济体拥有必须的资金——但未必总是有意愿——进行低息借贷,并实施包容性绿色刺激计划,从而更好地从COVID-19种恢复。但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没有这些条件,特别是它们的政府要将70%的收入用于维持外部债务。这些国家面临着严峻的选择:拿出足够的钱保护公民健康,重启经济,或维持债务,从而几乎再无资源可用于解决疫情,开启经济复苏。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G20在今年早些时候成立了暂停偿债倡议(DSSI),在2020年年底前暂停要求最贫穷国家偿还双边官方贷款。该倡议后来延长到了2021年年中。G20领导人认识到这些措施仍不足够,在11月21-22日的虚拟峰会上通过了一个框架,除了暂停偿债之外,还将为符合DSSI资质的国家提供实际债务纾困。

但尽管G20接受债务纾困需要的姿态值得欢迎,这一新框架仍有三方面的不足。首先,它没有认识到中等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占了 因COVID-19危机而返回极端贫困的人数的八成——也面临着债务压力。其次,该框架缺少可信的计划确保私人部门也参与提供债务纾困。第三,倡议无法确保贫穷经济体实现复苏后能走上绿色和包容之路,政府会将得自债务纾困的资源用于实现巴黎气候协定和可持续发展目标。

今天的决策者应该避免有害于人民和地球的刺激计划。一些最新研究表明,绿色投资——如提高建筑和改建房屋和企业的能源效率,开发创新绿色科技,培训员工使用新科技等——最能刺激经济增长。国际能源署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有类似结论,IMF表明,支持家庭的绿色复苏计划能够比传统计划表现好得多

如果我们继续增加二氧化碳排放,那么在气候系统和韧性的自然资源被击垮后,将没有经济体能够力挽狂澜。经济刺激如果不以环境友好型投资为核心,就不能称之为长期投资,只能让钱打水漂,威胁到子孙后代。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2_YA2022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因此,我们提出了一个全民的新债务纾困计划,重点关注促进绿色和包容性复苏。在该计划种,债务问题突出的穷国——通过改良的IMF和世界银行的债务可持续性分析认定——将获得债务纾困,作为交换,它们要致力于将经济政策和新获指出空间用于气候和发展目标。

欧洲、美国和中国的官方债权人,以及多边金融机构将提供债务纾困。可要求私人债权人用现有债务减额换取绿色复苏债券。与此同时,债务较为可持续但面临与疫情相关财政约束的国家可以参与债务-气候和债务-自然交换。

这一计划可以通过G20协调,受跨机构指导委员会(由公共和私人债权人、联合国以及公民社会代表组成)的监督。至关重要的是,这一计划将腾出资源用于需要最大的中等收入和新兴经济体的气候友好型健康和刺激支出。

如今,大型国际债权人渴望强调它们对于气候稳定的承诺。目前已是全世界最大双边债权人的中国最近承诺在2060年实现碳中性,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希望美国在2050年实现该目标。类似地,代表私人债权人的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说,它倡导减轻气候变化的措施和环境保护以及社会融资。

富裕国家领导人面临着千载难逢的良机用钱来兑现承诺。发展中国家可以走出COVID-19危机,准备着采取绿色未来繁荣之路,但这必须以债权人根据后疫情时代的世界做出调整为条件。以全球团结为基础的更果断的新债务纾困计划有助于逆转最近全球范围内贫困增加的局面,减轻具有伤害性的不平等性,为子孙后代拯救地球。

https://prosyn.org/Hsm0Be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