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G20采纳绿色金融

北京—G20财政和央行行长已经开始大幅转换思维。他们越来越信奉“绿色金融”——环境可持续怎张融资——应该成为经济发展战略的核心。此前这一思想只存在于少数学者和决策者心中,它有可能是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新“真理”。

传统经济发展模型将环境保护视为“奢侈品”,只有在社会致富以后才有可能实现。这一思维解释了,为何全球收入的大幅增长——以实际值衡量,在过去一个世纪中增长80倍——带来的是140个国家中有127国自然资本的下降(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但自然资本不仅仅是一个抽象的概念;它支持生命、生计和社会福利。我们的活动所造成的环境破坏——温室气体排放个地球系统增加的能量相当于每秒钟引爆四颗核弹——带来的后果是实实在在的,数百万人已经感受到了这一后果。

2008年以来,平均每年有2,640万人因为自然灾害而流离失所——几乎相当于每秒钟一人。如今,三分之一的全球适耕土地受到土壤退化困扰,每年导致6.3—10.6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全世界37个最大的含水层中有21个已经越过了可持续性触发点

传荣经济发展方针认为收入和就业比环境更重要,其缺点在中国尤其触目惊心。以某些标准衡量——特别是人均收入和GDP增长——中国的发展过程可谓巨大的成功。但这也带来了致命水平的空气污染以及土地和水的大规模毒化和枯竭。

好消息是如今中国领导人似乎认识到他们必须在中国跨进高收入行列之前就开始保护环境。事实上,他们已经站在了绿色金融运动前列。

诚然,中国面临着艰巨的挑战。成功需要每年投入6,000亿美元,涉及到的领域包括环境修复和保护、可再生能源和能源效率,以及可持续交通系统。只有不到15%的这类融资来自公共部门,中国需要重整其金融体系以支持私人投资。

但中国已经朝着正确的方向迈出了坚实的步骤。8月30日,国家主席习近平主持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的决定——改革中国金融体系,便利绿色投资。会议所确定的“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是全世界首个推进宏大绿色经济转型计划的综合政策方案。

根据该指导意见,中国必须开发各种新金融工具,包括绿色信用、绿色发展基金、绿色债券、绿色股票指数产品、绿色保险以及碳金融。中国还提出了一系列具体政策、监管措施和激励,包括对央行再贷款操作的创新性使用、利息补贴以及担保。此外,中国还必须成立一个国家级的绿色发展基金,类似于英国的绿色投资银行。

这一过程在中国如何展开将给其他寻求构建更加可持续的经济的国家提供重要教训。但一些政府正毫不犹豫地走自己的道路。从伦敦金融城的绿色金融计划(Green Finance Initiative)到印度尼西亚的可持续金融路线图(Sustainable Finance Roadmap),创新政策方案出现的速度越来越快。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此外,全世界许多证券交易所承诺要求挂牌公司报告各自的可持续发展风险。一个银行监管者联盟已经成立,探索如何推动绿色信用。各国的具体情况各不相同,但目标是一致的:让资本市场与包容的、可持续的经济的融资需求相一致。

旨在推动强劲、可持续和平衡的经济增长的G20议程也应该进行更新以体现这一共同目标,让绿色金融成为G20的一项关键工作。本周的中国峰会是一个理想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