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补贴的篝火

伦敦——世界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的机会正在不断减少。其中之一将是本周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举行的G-20峰会,世界先进经济体及主要新兴国家领导人应当借此机会削减推动全球变暖的化石燃料补贴,并借此向世界证明他们对削减碳排放的认真态度。

5年前,G-20承诺要作为应对气候变化大战略的组成部分取消“低效的化石燃料补贴”。而补贴却仍然不断增加。全世界支持碳密集能源的资金高达6000亿美元,而支持清洁能源的资金却只有900亿。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这完全没有道理。化石燃料补贴鼓励投资者将资源投向推动气候变化的燃料。它们带来困扰中国和印度城市的可怕的地方污染。而且大部分补贴福利落入了中产阶级、而不是穷人的腰包。

定向用于勘探和开采新化石燃料储备的补贴既浪费又最具破坏性。G-20政府与国际社会一道致力于将全球变暖限制在比地球工业化前高2ºC以内的目标。据国际能源机构估算,必须将已知储备开采限制在三分之一以下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浪费公共财政来探索更多不可燃的碳元素?这个问题G-20纳税人可能要问问自己的政治领导。

海外发展研究所和国际石油变革组织已经对G-20成员国专用于勘探新化石燃料储量的补贴开展了首次财政审计工作。他们的研究报告于本周发表,确定用于支持化石燃料勘探的公共资金总额高达880亿美元,通过减税、国有企业支出和以世行等金融机构为中介的资金划转等一系列方式提供。

所有G-20成员国都已加入这场勘探补贴的盛宴。布里斯班峰会的东道国政府每年支出约合30亿美元。美国则从2009年开始将用于化石燃料勘探的资金增加一倍至超过50亿美元。英国的补贴约为12亿美元,主要以北海石油勘探税收减免的形式,为道达尔和雪佛龙这样的企业带来了意外的横财。

巴西、中国和印度的国有能源企业正站在高碳能源勘探领域的最前沿。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享受税收减免,以支持他们投资生态脆弱的北极地区。

化石燃料勘探补贴结合了温室政治和疯人院经济。我们先来考虑气候变化的影响。如果对目前的化石燃料储量进行开采,21世纪我们就有可能面临4ºC的灾难性全球变暖侵袭。政府利用公共资金勘探新的化石燃料储量,如果对新勘探储量进行开发,只能使世界以更快的速度陷入气候变化灾难。

勘探补贴的经济理由本就薄弱,并且还有恶化的趋势。公共资金被用来推动私人利润和挽救一个失败的行业。总的来讲,G-20政府投入的勘探资金是排名前20位的私人能源公司的两倍。换言之,他们把纳税人的钱投入到商业企业不敢涉足的领域。因为油、煤、气价不断下行且勘探成本不断上涨,导致很多化石燃料勘探失去了商业可行性。

人们对与化石燃料补贴相关的更大范围损害依然认识不够。要想维持不超过2ºC的变化限制,政府应当在为与减排目标相关的碳燃料制定高价的同时不断提高其价格。正如经济和气候问题全球委员会已经表明的那样,可再生能源成本暴跌已经为在不牺牲经济增长的前提下避免危险的气候变化创造了新的机会。

事实上,几大养老基金和机构投资者正在减持化石燃料公司。但缺少可靠的碳价格信号再加之化石燃料补贴的不当奖励,继续阻碍推动低碳转型所需的技术及投资支持。

这种状况在欧盟最为明显。政治领导人已经制定了到2030年碳减排40%的宏伟目标。但全球规模首屈一指的欧盟排放交易计划制定的价格却徘徊在约7美元一吨——同时(得到补贴的)煤炭正在卷土重来。欧盟领导人现在无疑要统一气候目标和碳价——同时削减碳补贴。

人们很容易对G-20布里斯班峰会冷嘲热讽。东道国政府一直积极遏制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立法。事实上,澳大利亚当局甚至试图彻底不让这个问题进入议程。此外,G-20本身就缺乏可信度;曾经被视为全球经济治理新体系的研讨会现在却被普遍视为不相关的“空谈俱乐部”。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但在涉及气候变化的问题上,我们不能奢侈地玩世不恭。G-20果断行动将有助于为明年在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峰会的关键谈判争取合作。挽救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补贴的承诺也有助于恢复G-20本身的可信度。协议取消对勘探的财政支持是向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步骤——同时也可以节约纳税人的财富。

凯文·沃特金斯,海外发展研究所(ODI)执行董事,英国国际发展和人道主义问题最重要的智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