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工作在自动化的未来

伦敦——随着创新越来越模糊了物理、数字和生物领域之间的界限,破坏性的技术正在决定我们的未来。机器人已经进入我们的手术室和快餐店;我们现在可以利用3D成像和干细胞提取技术从患者自身的细胞培养出人类骨骼;3D打印正在创造一种循环经济,我们可以利用、然后再利用原材料。

这种技术创新的海啸将持续深刻地影响我们的生活和工作,以及我们社会的运行方式。在当前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代,即将到来的技术——包括机器人技术、纳米技术、虚拟现实技术、3D打印技术、物联网、人工智能和先进生物技术——都将实现融会贯通。随着这些技术得到持续发展和广泛应用,所有学科、行业和经济领域都将产生根本性的变化,改变个人、企业和社会生产、分配、消费和处置商品和服务的方式。

上述进展引发了人们对技术驱动型时代人类扮演角色的焦虑。2013年一项牛津大学研究估计今后二十年,自动化可能导致美国失去半数以上的就业机会。而另一方面,波士顿大学的詹姆斯·贝森等经济学家提出自动化往往会带来新的就业机会。那么自动化究竟将给人类带来什么——新的工作还是大规模结构性失业?

在目前这个时点,我们可以肯定第四次工业革命将破坏性地影响就业,但变化的规模究竟多大还没有人能够预知。因此,在我们消化所有坏消息之前,我们应当回顾历史,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技术变革往往更多地影响工作性质,而不是参与工作本身的机会。

第一次工业革命将英国制造业从民宅转移到工厂,而且标志着等级组织的开始。这种变化常常充满暴力,著名的十九世纪早期英格兰勒德暴动就是证明。为了寻找工作,民众被迫从乡下迁移到工业中心,第一次工人运动就出现在这一时期。

第二次工业革命迎来了电器化、大规模生产、新型交通和通信网络并创造了工程、银行、教学等全新职业。此时中产阶级开始出现,并要求制定新的社会政策以及扩大政府作用。

第三次工业革命期间,电子和信息通信技术导致生产模式进一步自动化,从而使很多人类工作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移。当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发明自动柜员机时,人们最初认为零售银行业从业人员将遭受灾难性的打击。但随着成本下降,银行机构的工作岗位实际呈增加趋势。工作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从更偏重于交易环节到更专注于客户服务。

破坏性效果伴随着以前历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也不会例外。但如果我们汲取历史的教训,我们就能够管理这种变化。首先,我们需要关注技能,而不要关注出现或消失了哪些工作岗位。如果我们确定了所需要的���能,就可以教育和培训人类劳动者利用新技术所创造的机会。人力资源部门、教育机构和政府应当承担起这项工作。

其次,过去的经验一再表明弱势阶层必须得到保护;必须为有可能因新技术出现而失业的工人留出调整的时间和手段。正如我们在2016年所看到的那样,如果大规模机会和结果不平等导致民众相信他们没有未来产生的后果将会多么意义深远。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要想确保第四次工业革命转化为经济增长并惠及所有人,我们必须同心协力创造新的监管生态系统。政府需要发挥关键作用,但企业和民间社会领袖同样要与政府合作,制定新技术和行业恰当的标准和法规。

我绝没有幻想这一切将轻而易举。政治、而非技术,将最终决定变革的速度,推行必要的改革将艰苦而缓慢,尤其是在民主政体。它将需要前瞻性决策、灵活的监管框架、尤其是跨组织和国家边界的高效合作。我们应当牢记丹麦的“灵活安全”系统,该系统完美地结合了灵活的劳动力市场和为所有民众提供技能再培训的强大的社会安全网络。

技术可能在迅速发展,但技术发展不会导致时间崩溃。我们面前重要——实际革命性的——变化将在几十年内逐步展开,而不会像大爆炸一样一蹴而就。个人、企业和社会的确有时间调整;但没有时间可以耽误。创造一个所有人都受益的未来必须从现在开始。

翻译:Xu Binb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