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CEO Mark Zuckerberg arrives to testify before a House Energy and Commerce Committee Tom Williams/CQ Roll Call

科技政策的未来

发自斯坦福——科技以及那些大型科技企业正变得越来越有争议性。眼下人们越来越担心那些访问和操纵脸书用户数据的第三方企业;在此之前针对政府是否有权解锁属于恐怖主义或其他犯罪嫌疑人的电脑电信设备也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更宏观地看,因科技而产生的就业错位已成为人们持续焦虑的来源。

在上述这些原因的推动之下,正如我恰好在一年前预测的那样,科技政策站到了舞台的中心。脸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最近在国会听证中承认有必要对他所在的行业进行一定的监管,现在也正好迎来了执行该行业新政策的机会窗口。在制定这些政策时 ——无论是通过立法,监管规则设定,国际协议还是解决税收和贸易等相关问题的措施——其目标应该是遏制技术的不利方面,而不是扼杀创新。为此我们应该牢记以下五个相互关联的问题。

首先是隐私。虽然欧盟影响深远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将于5月25日生效,但它不会为那些非欧洲人提供任何保护。在脸书的个案中这意味着有近15亿用户几乎在没有阅读该公司服务条款的情况下就点击了“同意”选项。

目前有提案要求科技企业在收集用户数据之前必须获得用户的肯定确认,并允许用户轻松检索或删除自身数据。包括新进入者在内的用户和企业将如何应对这些规则还有待观察。为了收集更多数据,企业可能会向用户提供超出已有默认免费服务的其他诱惑,这或许会减慢它们提升服务或增加新功能的进度。

第二个问题是市场力量。在互联网起步初期,新生的科技行业为监管和税收提供了放手不管的借口。但如今市值最大的四家美国公司——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都是科技企业(截至撰写本文时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超越脸书排到了第五位)。如果想要在这一领域制定明智的政策,我们必须首先去定义这个市场,然后确定在哪一时间框架下的何种集中程度才算是对竞争构成威胁。

科技部门似乎一路遵循着熊彼得式创造性破坏的典型模式,即过往那种一浪浪的专利升级直接让位于其替代品:手机取代固定电话;电子邮件取代邮寄信件;社交媒体和短信息正在取代电话。

What do you think?

Help us improve On Point by taking this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目前,苹果和谷歌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方面呈双头垄断态势,但它们依然激烈竞争以改善自身功能并推出新产品。与此同时,iOS和安卓应用程序商店既成为了许多小型企业的入口点,也变成了新智能手机供应商的进入屏障。同样,脸书和谷歌主宰了数字广告市场,但它们从中获得的利润允许其提供表面上免费的电邮和社会媒体服务来使消费者受益。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正试图阻止电信巨头AT&T与拥有电影制片厂,有线电视台和印刷出版物的时代华纳公司之间的合并。面对监管机构担心合并会导致服务提价的忧虑,AT&T表示它正面临来自Netflix和亚马逊等技术巨头的直接竞争,这两家公司都提供在线视频流和原创节目——亚马逊在网上零售和数据中心基础架构中也占据主导地位。那么问题在于,当前这些庞然大物之间的竞争是否确实抵消了它们的市场力量。

第三个问题涉及信息的控制。由于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的便利性和易成瘾性,现在许多人只会通过脸书等在线平台获取新闻。然而谷歌和脸书使用的微型精准广告模式一方面搅乱了印刷新闻媒体的传统收入来源,另一方面也影响了国家和地方政府的信息发布方式。

更糟糕的是,社交媒体算法倾向于以牺牲更可信的信源为代价来放大那些最极端的言论。但删除某些人眼中那类极端言论的努力又会引发审查制度卷土重来的担忧。尤其是保守派担心硅谷那些左倾企业将被赋予决定何种辩论才算“可接受”的权力。

第四个问题是财富的集中。各大科技巨头的创始人如今都是世界顶级富豪,亚马逊的杰夫·贝佐斯更是高居榜首。但他们日益增长的财富与民众几十年来缓慢的工资增长形成了鲜明对比,而这种增长则正在引发政治反弹。

尽管如此,数字时代的创造性破坏也让许多科技工作者和投资者获得了财富,同时也减少了许多旧行业从业者的收入。它消灭了一批高薪工作,又创造出了一批。最重要之处在于它所生产的产品和服务改善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

解决分配问题的政策不应去抑制创业或阻碍劳动,储蓄和投资,尤其是对于市场新进入者。例如那个资本收益税,无论其分配意图如何,都等于致富税。然而创造人们改善自身生活的激励因素才是广泛繁荣背后的驱动力。

最后一个问题涉及国家安全和国家经济利益。本月,包括微软和脸书在内的一些科技公司都宣称自己不会协助任何政府进行攻击性网络战行动,并且将无条件地保护任何受到网络攻击的国家或个人。但这其中是否包括为防止核事件而针对朝鲜或伊朗的网络攻击?

在经济利益方面,各国政府都在寻求帮助本国自身产业的方式,无论是通过监管,补贴还是贸易壁垒。但中国一直在使用盗窃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让等犯规手段。

随着中国不断强化其网络战能力并投资于重要的电信基础设施,美国政府最近认为有必要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国电信巨头中兴通讯销售组件。作为回应,中国正在阻挠美国芯片制造商高通收购荷兰半导体公司恩智浦(NXP)。

所有这些问题都将塑造科技政策的未来,从而影响未来的创新以及这些创新为社会带来的益处。

http://prosyn.org/3sgOsry/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