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 Conditions

amuzu2_Kent Nishimura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_planned parenthood Kent Nishimura/Los Angeles Times via Getty Images

计划生育的可持续融资

阿克拉—计划生育(Planned Parenthood)是一项非常重要的美国性和生殖健康服务资源,但它已被迫从支持低收入妇女的联邦Title X计划生育计划中删除。这一决定是为了响应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禁止Title X诊所接待堕胎患者的新规则,它将给计划生育带来每年六千万美元的成本。

这些损失远远赶不上因为患者得不到关键性医疗信息而导致的性和生殖健康和权利(SRHR)侵犯的人道损失。尽管如此,失去Title X拨款——它可以用于避孕药、子宫颈和乳腺癌及性传播疾病(STI)筛查和其他重要健康服务——仍然是致命一击。但计划生育并非孤例:全世界保护SRHR的组织都面临着类似的——甚至更加严重的——融资约束。

国际社会明知SRHR对人类健康和发展有着深远影响,包括教育、减贫和性别平等。这反映在全世界领导人在2015年实施的联合国可持续目标(SDG)中,其中包括确保到2030年实现全民普及性和生殖健康服务等指标

但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这一目标便会一直遥不可及。中低收入国家的总体健康服务供给主要通过捐赠人出资,而如国际卫生非营利组织PATH肯尼亚推广和政策国家领袖宝琳·伊伦古(Pauline Irungu)在今年的妇女解放(Women Deliver)会议上所指出,计划生育存在巨大的融资短缺。光是消灭可预防产妇、儿童和青少年死亡的年度资金缺口就高达330亿美元。

由于汇率波动和政治日程变化等因素,即使是现有拨款也无法保证。特朗普政府便显著地证明了这会给各国带来多大的脆弱性。

特朗普上台后立刻恢复了所谓的全球禁令——官方名称叫做墨西哥城政策——禁止美国联邦资金用于任何提供堕胎咨询或推荐,或支持本国堕胎权利的非政府组织。特朗普政府会惩罚尊重患者知晓相关医疗信息——有时可能需要这些信息来救命——的组织,让数百万人不但无法再获得性和生殖健康服务,也无法获得与此无关的医疗服务,如艾滋病、疟疾和结核病治疗。毫不奇怪,全球禁令导致了包括艾滋病在内的STI发生率、不安全堕胎和可预防死亡率的升高。

Subscribe now
ps subscription image no tote bag no discount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today and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OnPoint, the Big Picture, the PS archive of more than 14,000 commentaries, and our annual magazine, for less than $2 a week.

SUBSCRIBE

美国还禁止向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拨款(UNFPA)——该组织是全球性和生殖健康服务的主要提供者之一,特别是在冲突地区。特朗普政府宣布——毫无根据地宣布——UNFPA在中国的工作违反了坎普-卡斯滕修正案(Kemp-Kasten Amendment)。1985年生效的坎普-卡斯滕修正禁止向任何美国认为涉及强制性行为(如强制避孕)的组织提供援助。

此外,在去年,在特朗普政府的运作下,“性和生殖健康”的措辞从年度多边协议中删除,包括联合国妇女地位委员会,理由是这一措辞等于是豁免堕胎。类似地,3月份,美国施压德国删除承认妇女生殖权利的措辞,从而破坏旨在防止冲突情形下的强奸的联合国决议。为了进一步削弱问责,美国政府还将生殖权利从美国国务院年度人权报告中删除,并退出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平心而论,一些出资国加大了应对保护SRHR挑战的力度。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最近表示,妇女权利政治化会带来“灾难性后果”,承诺将加拿大的全球妇女和女童健康支出增加从现在的11亿加元增加到2023年的14亿加元。

但这还不够。发展中国家政府必须立即降低对外部出资者的依赖。但到目前为止,它们在这方面进步缓慢。

比如,非盟政府在2001年的阿布贾宣言(Abuja Declaration)中承诺,将年度预算的15%用于改善卫生部门。十年后,只有一个国家达到了这一目标。26个国家提高了卫生拨款的比例,11个国家则有所降低。

在我的国家加纳,政府目前将大约8%的预算配置给卫生部门,其中大部分资金被用于员工报酬,只有极少部分投资于改善医疗。到底有多少用于性和生殖健康服务不得而知。

但有理由保持希望。去年的第二届全国青少年生殖健康年度峰会(National Adolescent Reproductive Health Summit)——由全国人口委员会组织,玛丽·斯托普斯国际(Marie Stopes International)、加纳政府和公民社会合作方协办——聚焦于“援助之外的融资”。这次峰会——其强调了SRHR和人口管理的关系,并向世人推销年轻人的思想和创新——促使政府承诺增加卫生拨款,尽管需要渐进实现。

更广泛地说,整个发展中国家的年轻人一直在为SRHR而斗争。比如,在非盟青年顾问委员会中,被提名为南非2017年年度健康人物的夏奇拉·楚娜拉(Shakira Choonara)、在2019年妇女解放会议上接受全世界领导人起立鼓掌的娜塔莎·王·姆万萨(Natasha Wang Mwansa)等人赫然在列。在草根层面,邵米·乔杜里(Shomy Chowdhury)在孟加拉国领导着一项水、卫生设施和保健(WASH)运动,毛林·穆克沙(Maureen Muketha)致力于改善肯尼亚农村的儿童营养。

但支持SRHR的责任归根结底属于国家领导人,他们必须制定长期战略确保包括计划生育在内的性和生殖健康的可持续融资。他们的国家的发展取决于此。

Help make our reporting on global health and development issues stronger by answering a short survey.

Take Survey

https://prosyn.org/m45uMVZzh;
  1. bildt70_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_trumpukrainezelensky Saul Loeb/AFP via Getty Images

    Impeachment and the Wider World

    Carl Bildt

    As with the proceedings against former US Presidents Richard Nixon and Bill Clinton, the impeachment inquiry into Donald Trump is ultimately a domestic political issue that will be decided in the US Congress. But, unlike those earlier cases, the Ukraine scandal threatens to jam up the entire machinery of US foreign policy.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