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私人财富与欧洲团结

科隆—在关于从北欧经济坚挺国到南欧经济疲软国的财富转移的争论中,有一个关键因素很少得到讨论,这就是公债、GP和私人财富(家庭金融和非金融资产减去金融债务)之间的关系,特别是欧元区国家私人财富相对GDP只比。

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机制极大地稳定了金融市场,但一些欧洲经济体——包括意大利、西班牙、希腊和葡萄牙——仍处于危急之中,因为它们的增长速度不足以减少赤字、阻止国民债务增加。这里有一个残酷的讽刺:一些需要欧洲央行和欧元区北欧成员国支持的国家的私人财富对GDP的比率与更坚挺的国家一样高甚至更高。

就拿意大利来说,其私人财富对GDP的比率比任何G7国家都高,比德国高出30%—40%。类似地,意大利和法国的私人财富/GDP比率大约为五比一,而西班牙——至少在危机全面爆发之前——高达六比一。相反,欧洲最大债权国德国的这一比例只有3.5比1。

这一差异是目前欧洲决策者正在试图抓住的问题的核心。债务国纳税人应该期待债权国纳税人的“团结”——或者说得更直白一点,债权国纳税人的钱吗?债权国纳税人的钱为什么非得用来担起为欧元危机融资的责任,特别是在高私人财富/GDP的原因可能正是长期以来的低税,而低私人财富/GDP则是高税的反映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