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罗马到莫斯科

前任教皇保罗二世一直梦想访问莫斯科,与东正教重修旧好,却未能如愿。尽管曾受到俄罗斯最近三位总统——普京、叶利钦及戈尔巴乔夫访问莫斯科的邀请,但由于东正教大主教亚力克西极力反对,教皇至死也未能成行。教皇本尼迪克特十六世能完成自己前任兼好友未尽的心愿,成功突破吗?

尽管一直挂在约翰﹒保罗卧室中的喀山圣母像已于最近归还了俄罗斯,但梵蒂冈与东正教教会之间关系紧张依旧。因此,就连好像一贯拥有无上权力的普京,在对教皇本尼迪克特发出邀请的问题上,也一直态度谨慎。现在,保卫东正教已成为俄罗斯国家理念的支柱之一,普京要靠此来维护自己政权的合法性。这一新的政治因素让普京在邀请教皇问题上,更为谨慎。

这也是普京没有参加教皇约翰﹒保罗葬礼的原因之一。只有为数寥寥的国家首脑没有参加此次葬礼。尽管在葬礼后,东正教立刻就派出了代表团,但大主教亚力克西警告说,基督教两大分支之间的分歧已远不止于前任教皇的波兰国籍问题。前任教皇的国籍问题一直是信奉东正教的俄罗斯斯拉夫人心头之痛。

在俄罗斯人眼里,约翰﹒保罗的波兰国籍一直把教皇与俄罗斯东正教长年来受压迫的历史联系在一起。连亚历山大﹒普希金这样鼎鼎大名的人物都曾在1836年写道“东正教一直受到天主教狂热主义的迫害……他们的传教士诅咒东正教,骂东正教虚伪,威胁东正教,不仅企图把普通人,还企图把东正教传教士一起拉入天主教中。”现在那些依旧视天主教为威胁的俄罗斯人,还经常引用普希金的这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