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布拉格之春到天鹅绒革命

    华沙--布拉格之春以及更为广义上的1968年发生的事件的性质究竟是什么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事件的意义好像越发值得辩论,而非相反。

    我这一代人是抗议和警棍塑造而成的。塑造我们的不仅仅是布拉格之春,还有当年三月的波兰学生运动、五月的巴黎事件以及萨哈罗夫和索尔仁尼琴早期作品所表达的俄国民主最初迹象产生的希望。对于我们那些在波兰被投入监狱的人而言,布拉格之春是希望的前兆。即使是在狱中所阅读的波兰共产党报纸也好似传递了我们南边邻国正在发生巨变的消息。

    所以当我得知苏联在八月入侵捷克斯洛伐克的时候,我无比惊讶,其痛楚随后挥之不去。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在那一入侵事件十周年纪念的时候,哈维尔、库隆和我以及其他异议人士相聚在捷克和波兰边境。我们照了一张像。我们这些未来的总统、部长以及议员们当时就像普通罪犯一样被警察通缉追捕。

    这些会面是布拉格之春气候的延伸。我们都感到我们是在创造某些新气象,或许终有一日会成为我们国家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