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中东:从机遇到现实

“机会”与“中东”二词许久未在同一句话中出现。但现在我们却看到了。更欢欣鼓舞的是这种乐观主义起根发由于现实基础。

当然,导致这一看法改变的重要原因是,亚瑟尔·阿拉法特从政治舞台的消失。就像莎士比亚的《麦克白》中的考多郡的新郡主,“他一生中没有哪件事比他的离世对他来说更恰如其分。”

几十年前,阿拉法特手持橄榄枝和枪出现在联合国,自那以后,他的形象就再也没有改变过。他不愿意放弃使用恐怖主义、拒绝外交手段的做法导致以色列和美国不愿承认他的合法性。其结果就是巴勒斯坦的建国以失败告终。

但是,并非阿拉法特辞世带来了这种乐观主义。我们现在拥有一个通过选举合法产生的、反对把恐怖主义作为达到其政治目的的工具的巴勒斯坦领导政权。默罕默德·阿巴斯(阿布·马赞)向来质疑intifada(巴勒斯坦发起的对以色列的报复行动)的行为。intifada已经肆虐了太多生命,它给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各方带来的只是悲惨和破坏而已。